咸鱼游

【爆米花周年庆】新希望

那啥我来打头阵,主要是抽的关键词太爽了

关键词:十年后,无人宇宙飞船 布鲁斯

Cp:talon(BVR)/damian

 

1

 

“你永远无法取代蝙蝠侠,因为他是我的父亲。”

 

他记得男孩当时的话,那是他生前听过的最后一句话。男人皱着眉头,自嘲地笑了。权利,财富,自由,希望,都随着男孩拒绝的声音被绝望湮没。但是他确信那男孩会记得他,以他的死亡为代价。

 

一阵幽异诡谲的蓝光浮现,像沼泽的潮雾一样漫过溶液里的尸体,来自宇宙的未知辐射与物质发生了某种神奇的反应,那些死去多年的细胞焕发新生,血液又流动起来,神经苏醒,带着僵硬了肌肉本能地动了。他活了,就像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他回来了。男人挣扎起来。

 

他睁开眼,一片黑暗。他被活淹在某种溶液中,不行,必须出去。使用暴力,他用尽全力敲击边缘,没有任何结果。这里就像一个满是液体的棺材,怎么也出不去。不行,这样下去会昏迷,液体里面没有氧气,他的机会不多了。要生存,要活下去。这是生物的本能反应。他的手沿着狭窄得只能容纳个体的舱体探寻,在角落一处摸到一个弹式开关。按下去,液体开始排走,氧气通入,虽然黑暗不曾消失,但是好歹给了他一丝喘息的机会。他继续探索开关,长按。这种做法虽然具有一定危险性,但是他顾不得其他。在这个狭窄黑暗的密舱里他无法生存,必须逃出。当生命受到威胁,万能的生存本能会暂时支配身体。他长按开关,听见机器运作的隆隆声,他意识到成功已经不远了。

 

光,赞美光。《圣经》中记载,上帝创造的第一事物便是光。它寓意真理,生命,希望。男人脚下的金属板被打开,他看见光。身下的金属板移动,像推出核磁共振成像仪里的病人一样推出他的身体。在黑暗中长眠已久的视网膜还没能适应这的光,他用手遮住眼睛缓冲光的刺激。而机器仍在运作,他被完全推出。节奏有致的声音告诉他,折叠式金属板正在为他搭建台阶。他缓缓睁开眼,几乎要被眼前的场景惊到窒息。

 

当人类在极大尺度的空间中,自然会感觉沧海一粟,生命真是渺小如尘。在这个巨大体量的空间里,无数太空舱有序地排列来,而男人只是躺在其中之一而已。冷白色的工业探照灯在硕大的空间里照射冰冷的金属,却见不到另一个活生生人类。孤独,凄凉,如浪潮,一波又一波地涌向他,说不出是惊愕还是平静,他短暂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那钢本色的踏板还等着他,逃离这里,他想着。

 

这里的空间体量虽然巨大,但是由于太空舱顺着两边排列,预留的交通空间只是单行道。哪边呢?他只是顺着直觉选了一边。沿着甲板穿过巨大的框架结构,最终走到一扇封闭的金属门前。门的工艺明显已经超越他生存的时代,但是抱着试试的态度,他开始破解电子门。这里的交通门阀没有加密,凭借自己的知识能打开。

 

他进入门背后的隧道,光线不再那么明亮,交通空间符合人类的尺寸,那种巨尺度空间的震撼感不再那么明显。男人赤脚,身上还穿着被溶液湿透的白色衣物。他得去找点东西。食物,水,衣服,也许还有武器。

 

2

布鲁斯记得他死了。他最后的记忆里,儿子在自己渐渐麻木的身体旁泣不成声。而现在,他复活了。布鲁斯逃出了太空舱,看见了震撼人心的巨大空间。他得找到原因,他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从金属台阶下来,老练的侦探发现甲板上有液体的痕迹。足迹,人类的脚印。他用手指蘸了液体,轻嗅,液体类似存放他身体的溶液,也许是另一个和他一起“复活”的尸体。布鲁斯决定沿着脚印寻找出路和答案。

 

通过隧道,布鲁斯来到圆形的终端大厅,空旷,而且充斥着冰冷的科技感。没有人,也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布鲁斯发现四处漂浮着圆形的终端机,他试着接触它们,那机器的投射口却投影出电子屏。如同他生前流行的电脑终端,只是这些科技的发达程度远超当年。然而人类的逻辑思维是不变的。布鲁斯很快掌握了控制他们的方法。通过它,布鲁斯开始进入终端的资料库,那儿有他需要的答案:

 

现在距离布鲁斯死亡已经6年了,科技发展迅速,人类生活日新月异。然而在一个月之前,人类结束了他们的幸福。地球已死。来自平行宇宙的神秘组织对地球执行了死刑,巨大的能量束从宇宙射来,贯穿蓝色的行星。从地心开始,岩浆像被释放的恶魔,无情地吞没人类的家园,都市片刻间成为沉烟,海洋在高温中蒸腾,大气被碳化的生命染黑,人间如地狱。这些记录影像拍摄自人造卫星,虽然距离遥远,仍然触目惊心。

 

地球已死,但是人类却没有完全灭亡。在来自平行世界的恶魔计划毁灭地球之前,正义联盟就想出了对策。虽然这个方案并不人道,但是无疑是对人类最有益的方案。保留部分冻结的人类,人类胚胎和基因库到这个叫做“希望号”的飞船,直到找到人类的新家园。执行这个计划的人就是现任蝙蝠侠:达米安·韦恩。

 

达米安还活着,布鲁斯的眼睛里闪耀着希望的光,他的儿子还活着。现在他需要找到达米安,虽然他还不了解自己为何死而复生,但是他能猜测这是个意外,否则他醒来应该看见达米安而非冰冷的机械。布鲁斯开始整理脑袋里快爆炸的信息,他现在在一艘名为希望号的宇宙飞船上,飞船体量巨大,载着人类最后的希望,而达米安是上面唯一的活人。布鲁斯知道这种时候达米安应该开始冻结自己维持生命。宇宙中,人类短暂的生命渺小得不值一提,而冷冻舱技术是最好的选择。飞船自动驾驶并寻找新的家园,得到结果后再唤醒主人。那么现在这里是个无人宇宙飞船。布鲁斯现在该干什么?回到冷冻舱睡到达米安醒来?他得告诉儿子自己复活的消息,也许这也是希望的一种形式。

 

调出飞船的导航图,不,终端直接给了他三维全息导航模型,他找到自己正位于飞船中部的终端厅,那么达米安呢?指挥舱位于飞船前部上方,而冷冻舱位于飞船右机舱中部,有没有某种可能达米安并没有自我休眠?那么他可能在哪里?飞船的生活区配置完善,基本在前部上层区域,而设备舱和科技实验室在中后部下方。飞船靠核聚变供能,几乎是全自动的,而能量和资源都充足。也许是父子间的心灵感应,布鲁斯相信达米安没有冷冻。对儿子的期望让他心绪沸腾,亲情的羁绊燃起他的希望,达米安,他迫切地想要找到他。布鲁斯甚至忘了他还穿着湿漉漉的衣服。

 

湿漉漉的衣服,潮湿的脚印!不!布鲁斯想到他醒来时发现的陌生足迹。他不是唯一一个被意外复活的人,那么那是谁?布鲁斯骇入终端,搜寻冷冻舱的资料。资料库里,每一个身体的信息都记录在案,很快布鲁斯找到“未运作”的舱体,编号t201503x和b201906x,除此之外没有信息。编号应该和死亡日期有关,布鲁斯记得他的死期。而那个十年前死亡的家伙是谁?为什么达米安要把他的尸体带上飞船?布鲁斯没有想通?T?塔利亚?布鲁斯确信那个脚印属于男人。那可能是谁?

 

布鲁斯走到飞船的生活舱,取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走进浴室。镜子折射这个偌大而冷漠的空间,镜子里的人,棕发碧眼。布鲁斯记得那个男人,死于十年前,他是利爪。而现在,这具身体属于布鲁斯·韦恩。

 

达米安坐在指挥室,看着玻璃窗外黑暗无际太空,家园的毁灭还犹如昨日,梦魇般挥之不去,光,爆炸,震碎了千万生灵。那些伤痛的悲鸣还徘徊在他的身边,把他推向罪恶感的深渊。他的父亲守护的哥谭不复存在,正义与邪恶都被一视同仁地碾碎成齑。

 

“达米安少爷,喝杯红茶吧。”机器人的声音来自他曾经的管家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阿尔弗雷德死后,达米安做了这个机器人管家,每当他听到这个声音,他就像回到了家。虽然韦恩庄园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有家人的地方就是,不管它们是否是人类。

 

“谢谢,阿尔弗雷德。”达米安拿起茶杯,温暖的液体温暖了他的胃。这些年来他已经很少细细品味食物了,多数时候是靠营养针和维生素片过日子。倘若是真正的潘尼沃斯在,必定会责骂他不爱惜身体,比他的父亲还糟糕。他就是这样糟糕,把全部身心都献给蝙蝠侠的事业。而最终,还是无法守卫哥谭,无法保护地球,而现在,像个丧家犬一样在太空流浪。如果布鲁斯在大概会数落他,真是没用,不配当他的儿子。达米安数落自己,望着星空,感受自己的无能为力。

 

突然,门开了。达米安惊起,下意识地投出蝙蝠镖,而那人训练有素地闪开。蝙蝠镖刺入门扉,闪着金属冷光。达米安看着那个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父亲。”达米安说。

 

那个男人无疑是死去的布鲁斯·韦恩。

 

 

3

 

利爪面前的男人酷似当年的布鲁斯·韦恩。但是他明白,那是达米安。记忆里的达米安还是十年前的小不点罗宾,现在,他穿越了十载光阴,凝望成年的孩子。他记得自己死前,还是小男孩的达米安说,他永远无法取代真正的布鲁斯·韦恩。而现在,那个可笑的预言实现了。

 

在盥洗室利爪就发现他的身体不是自己,那个黑发蓝眼的男人是布鲁斯·韦恩,大名鼎鼎的黑暗骑士。利爪愣了好几秒,然后突然忍不住大笑。这样荒诞的现实他做梦也想象不出来。生前达米安愤怒的样子还犹记在心,此刻最大的讽刺却因此而生。达米安做梦也想不到吧,他挚爱的父亲身体里,装着他杀死的男人。

 

总归来说,利爪是开心的,因为他可以依靠布鲁斯·韦恩的身体假冒达米安的父亲,韦恩的财富,权利,自由,在死亡一梦后赫然成真。

 

他本来是这么想的,直到他发现地球已死。利爪已经死了十年了,达米安已经二十岁了,他最终还是继承了他的父亲。这个世界里,财富与权利已经失去了魅力,而利爪唯一的希望就是达米安。那个让他深深沉迷的孩子,不,现在已经是青年了。

 

“达米安。”利爪抱住达米安,用着布鲁斯的身体。

 

“父亲,你活了?为什么?”达米安的样子不知是喜悦还是惊愕,或者两者都有。他抚摸父亲夹着几丝白发的两鬓,仿佛回到六年前。

 

“我也不知道,我醒来,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充满液体的培育舱里,然后我逃出来,洗了个澡,查了下终端机,找到了你。”利爪没有说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死而复生了。

 

“也许是宇宙光线的辐射。”机器人阿尔弗雷德说,“在您休息的时间里,飞船通过一道未知的宇宙射线,我以为这事情没有造成影响,就没有汇报给您。”

 

“宇宙射线吗?”利爪想着,那么现在他自己的身体里不是应该装着真正的布鲁斯·韦恩?这个想法让他冷汗直流。

 

“不管怎样,你回来了。”达米安亲吻他父亲的额头,“你回来了就好。”

 

利爪怀疑自己在做梦,做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死后黄粱梦。达米安亲吻他,像他的孩子,他给他无条件的爱。那是他生前极度想要得到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得到的东西。就算真正的布鲁斯韦恩来了也好,他也值了,死而无憾。

 

4

 

布鲁斯出了浴室,开始计划找到达米安和利爪。盲目地跑去指挥室太过鲁莽,太需要一个缜密的布局。地图,武器,工具……现在他位于生活区,根据终端机里的信息显示,飞船在制造时就规划了很大的生活空间,然而达米安在执行计划的过程中并没有让人们自由的繁衍生活。在太空中,资源就是一切,而生命,正是最宝贵的资源。人类的寿命相对于其他生物来说实在太过短暂,在地球毁灭的段时间里,保存现有资源的确是正确的选择。但是在后面的时间里 适当解冻部分人类进行科研和教育,发展文明也是很重要的。布鲁斯尚不清楚达米安的决定,也许是设置了解冻时间。

 

总体而言,生活区的气氛相对于工业区冷冻舱的环境,人性化不止一个档次。这里通体明亮,基本是白色的化合物材料和钢化玻璃组成,各处都设置了大大小小的绿化,空气里弥漫着草本清香。

 

布鲁斯在储物室找到一个套手式迷你终端机,在独立终端机里下载了全舰的地图和资料库。也许达米安考虑到人类暴动一类情况,在生活区基本找不到像样的武器。工具应该够了。布鲁斯是专业的战术师,对于未经训练的普通人,那些看似普通的东西反而是杀伤力极大的武器。比如螺丝刀和扳手。在没有枪械和刀具的情况下,这些工具是最好的武器。

 

准备工作完毕,布鲁斯选择从生活区中心的大厅乘坐电梯到指挥区。那是一个透明的观光电梯,在电磁的指挥下平稳地运作,透明的玻璃管内,一切科幻的光景都呈现在他的脚下,真是完美的科幻乌托邦。

 

布鲁斯来到指挥区的大厅,这里的光线相对偏暗。通过微型终端机投影的全息地图,布鲁斯得知这个大厅距离指挥室不过一个隧道,他还没进入隧道的门,就听到里面的脚步声。之前这儿有人来过,隧道的们尚未关闭,通过声音判断里面应该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可能是机器人或者坐着轮椅的残疾人,因为它移动的方式传送带或者轮子。

 

这么想来达米安已经与利爪见面了。不要推测也能发现利爪一定用自己的模样欺骗了达米安。布鲁斯不会让他得逞,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他,然后和达米安解释。且不说利爪不清楚蝙蝠家族的私事,就算是死亡日期也比布鲁斯早了四年,他根本没法和布鲁斯较量。

 

布鲁斯藏在隧道通道的门边,通过声音计算来者的位置,算好时机,他朝着利爪一扳手砸去。

 

利爪是有准备的,从他意识到布鲁斯·韦恩也复活的时候就开始不安而踟蹰。他抓住突袭的布鲁斯的手,一个反擒拿,几乎要成功稳住对方,不料布鲁斯从下方攻击,右腿关节处被对手的脚力击中,利爪不甘心地松手,而对手乘胜追击,拿着工具突刺他的头部。关键时刻是达米安制止了布鲁斯,年轻的蝙蝠侠抓住有着利爪外表而装着布鲁斯灵魂的男人,反手将其推开。

 

“达米安,那个人不是你真正的父亲。”布鲁斯说,“我才是布鲁斯·韦恩。我死于6年前,阿尔弗雷德死后的第三个星期天。”

 

达米安的眼神一沉,他冰冷得足以冻结一切的目光盯着利爪:“到底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利爪说,嘴边挂着他万年不变的冷笑,“我和那家伙一起被诡异的复活了,而且交换了身体。”

 

“达米安,他很危险。”布鲁斯冰冷的目光不曾改变。

 

“够了,我大概知道了。”达米安冷静下来,“现在这艘飞船上每一个人都很危险,你们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人类的未来都充满了危险!”

 

“我知道。”他俩异口同声地说,又不甘心地瞟了一眼对方。

 

“知道就好。”达米安转向机器人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给他们安排两个冷冻舱,装活人的那种。”

 

“等等,达米安,我们刚从那里面逃出来啊。”利爪抗议道。

 

“不需要等等,我想就连我也该开始冷冻休眠了”达米安说道。

 

“我能理解他。”布鲁斯对利爪嗤之以鼻。

 

他们三人一齐走向生活区的大厅,等待阿尔弗雷德将冷冻舱的填充液体更换好。利爪和布鲁斯面面相觑,而达米安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个死而复生又灵魂互换的敌人。

 

“如果那该死的射线再出现,能不能叫醒我。”利爪说,“我一秒也不想待在这个老头子的身体里。”

 

“我也不想带着一个罪犯的身体生活。”布鲁斯觉得这大概是他和利爪少有的共识。

 

“别多想了,大家睡个几千几百年,说不定未来的科技足以让你们换回来。”达米安调笑道。

 

“达米安少爷,冷冻舱准备完毕。”机器人阿尔弗雷德回来了,“我收到一份来自外太空的广播,根据频率,应该来自宇宙正义联盟。”

 

“接通它。”

 

经过几声枯燥的电流声,熟悉的男声传来:“蝙蝠侠,我是超人,我们已经发现适宜人类生存的星球。”

 

5

 

现任超人乔纳森二世·肯特与宇宙正义联盟的成员经过筛选,找出了距离希望号最近的适宜人类居住的行星,它位于鲸鱼座τ星。

 

鲸鱼座τ星是一颗在鲸鱼座内的类太阳恒星,在天文学分类上属于g型主序星。根据超人提供的消息,在鲸鱼座τ星的第四行星位于宜居带,具有人类繁衍的全部条件。鲸鱼座τ星距离地球约12光年,即使是拥有超光速飞行技术的希望号达到鲸鱼座τ星第四行星也需要12年左右。

 

“睡觉吧。”达米安按住布鲁斯与利爪的头,“我也改准备休眠了,阿尔弗雷德。”达米安召唤机器人管家为其布置冷冻舱,并接通了广播,“超人,我是蝙蝠侠,我已经准备休眠并让希望号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飞向鲸鱼座τ星,完毕。”

 

“等等,”利爪突然对达米安说,“如果到了那颗星球我要怎么办,你会找个监狱把我关起来?”

 

“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布鲁斯开玩笑,“我们可以专门为你造个猫头鹰监狱。”

 

“没事,到了那时候你愿意的话我会放你自由。”达米安回答。他不想再亏欠利爪什么了,正好,自己多年的心理阴影可以消除,利爪也可以得到他盼望已久的自由,“我相信他,他不是坏人。”

 

十年了,达米安已经从罗宾变成了蝙蝠侠,他依然相信十年前一见面就诱拐他的混蛋。因为他一直相信利爪,他能感受到利爪心里和他一样渴望正义与自由,虽然后者他已经可望不可求。

 

溶液漫过利爪的身体,他合上眼睛,反复琢磨达米安的话。放他自由?呵,难不成是驱逐吗?寒冷袭来,凉气刺入骨髓,不久他将陷入冰封。但此刻他依然无法停止思考,疑惑饕食他的脑细胞。达米安想要的是什么,而他自己,现在又在渴望什么。

 

布鲁斯原以为自己会被冷冻休眠,然而冷冻舱内,溶液没有出现。等待格外漫长,不,他意识到什么,而门开了,正如他所料,达米安站在外面,说:“父亲,有些事我想亲自和你商量一下……”

 

对于冷冻舱里的人类,12年过去了,就像一秒过去了一样。机器发出隆隆的运作声,冰渐渐融化,他们苏醒。和解冻的上千人类一样,利爪从解冻的冰水混合物里惊起。一脸寒水,像落到冰窟窿里,这感受可比死而复生好不了多少。

 

飞船降落在这颗星球的表面,利爪与其他人类一同走出,这片荒芜之地不见人烟,但适合的气候已经孕育出植物和一些低级动物。没有智慧生命,对乔迁的人类而言倒是个好消息。

 

利爪在人群中寻找达米安,在飞船最高的船舷上,黑暗骑士与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商量建设和开发等事关人类未来的大事,而利爪没有掺合进去。达米安带着蝙蝠头套,利爪看不清他的样貌,他是他觉得他是有什么地方不对。等他看见布鲁斯的时候,他确信了这一点。就算再粗心,他也不会忘记自己的模样。利爪意识到,布鲁斯老了。

 

6

 

达米安和布鲁斯并没有休眠12年,至少有2年时间他们在干别的事,或许是商量新世界的建设,或许是琢磨对外界文明的防御……利爪不知道他们想什么,不过他确信一点,他们不信任自己。这么说也没逻辑问题,本来他就是个罪犯,根本不值得信任。但是不知为何,做这事的是任何一个人利爪都不会难受,就算只是布鲁斯·韦恩这么做他也不会有半点分心。只是达米安而已。一想到他被达米安排斥在外,他就浑身愤懑难泄。他记得自己为了达米安付出了什么,自由,权利,甚至生命。然而他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得到。他最终还是一无所有,最多骗到了一个献给“父亲”的额吻。

 

利爪看着这个行星的风景,高耸的菌类植物,被恒星的余晖染成红色的海洋,那稀薄的大气层折射率与地球大不相同,这奇异的光景让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如果是做梦就好了,他可以梦见达米安还是在乎他的。

 

利爪在想,他一直渴望得到的到底是什么。达米安,为什么如此让他沉迷?是因为法庭的命令吗?不,为了他,利爪亲手摧毁了法庭。是因为财富吗?不,企图侵占韦恩的财产不过是为了守护达米安。那是因为自己渴望看见另一个相似的自己得到救赎与自由吗?但是达米安已经长大了。现在的蝙蝠侠比自己更加成熟老练,他不再是个孩子,他已经具有完整的人格了。比起利爪,他更像布鲁斯。

 

那为什么利爪就是放不下达米安?坐在红海边,男人思考,想古时候坐在岸边的哲学家老头子一样思考那些不得其解的问题。

 

达米安和布鲁斯制定好了新世界的建设计划,从建筑到防御工程,从科研到教育机构。而千里之外的氪星之子与灯侠等人也前来帮忙,进度很快,他们预计十年之内这里的形式就能稳定下来。之后就是延续性的发展了。超人拍拍搭档的肩,问他:“那两年你干什么去了。”

 

“制定新计划。”达米安回答。

 

“什么计划啊,我怎么不知道。”

 

“与你无关。”

 

新人类将这个星球命名为“新希望”。行星会死,恒星会死,它们会在岁月里熬成黯然无光的白矮星,成为宇宙中黑暗的墓碑。但是人类总是怀着希望,新希望,是人类的希望,犹如上帝之光,永不落幕。那是一个在各种打击中顽强生存的渺小种族,苦难筛选出其中幸运之辈,让他们在新希望的土地上得以延续。

 

“利爪先生。”机器人阿尔弗雷德找到他,“为什么你在岸边发呆,是因为没有机油了吗?”

 

“阿尔弗雷德先生,您的玩笑越来越冷了。”

 

“恕我直言,您是在思考未来吗?”

 

“我有什么未来?和千万个新人类一起为这片新土地奉献终身?”利爪看了看红色的水,随着阳光的落幕慢慢褪色。

 

“您所希望的是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那我们换个话题吧,你想知道达米安少爷的希望吗?”

 

“洗耳恭听。”

 

“我是在达米安少爷14岁的时候被制造出来的,我的人格矩阵来自韦恩家的老管家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潘尼沃斯先生在达米安少爷14岁的时候去世,在之后的第三个星期天,布鲁斯老爷被敌人所杀害,之后,达米安少爷跟着他的义兄理查德少爷生活。后来,理查德少爷也走了,达米安少爷非常孤独,他将这种孤独寄托在成为完美的蝙蝠侠上。

 

“布鲁斯老爷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而达米安少爷在这方面更加恶劣。他将其视为一种自我惩戒与解脱。如果可以,达米安不必经历这一切,也许他能做一个快乐的孩子。”阿尔弗雷德说。

 

利爪又想到他自己,22年前那个利爪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可以带着达米安离开,他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痛苦罪恶的利爪。即使现在达米安没有变成杀人犯利爪,也说不上好到哪里去。而利爪现在又能干什么呢?达米安已经长大了,这是事实,就如他现在已经变成利爪一样无法改变。人无法改变已然发生的事情,这是无可奈何的悲剧,从一开始利爪就注定走上这条充满荆棘而得不到回报的羊肠小道。

 

“利爪先生,你想过离开吗?”阿尔弗雷德看着天空。

 

离开,环游太空吗?没有该死的法庭,没有该死的哥谭,没有该死的蝙蝠侠,他可以得到他曾经梦寐以求的自由。希望之所以为希望,是对于那些心甘情愿被希望所束缚的人。利爪不属于这里。

 

“蝙蝠侠会让我离开吗?”利爪问。

 

“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切。”

 

7

 

那艘飞船叫做“自由号”,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水,食物,武器,冷藏系统与曲率推动器等设备都装载完毕。利爪惊叹,达米安可能早就想好怎么赶走他了,他苦笑,还得让一个机器人来当说客。不过阿尔弗雷德说的也没错,利爪想要得到了,在这里已经无法得到了。所谓的“新希望”,只会成为利爪的“新牢笼”。而这象征性的放逐,也就是自由吧。

 

现任超人依旧缠着现任蝙蝠侠,死缠烂打地问那两年的事情。达米安不耐烦了,扔了一句“就不告诉你,你想破头也别想知道!”气得现任超人说不出话来。

 

达米安看着天上,失去恒星直射的天空已经昏暗。稀薄的大气让天空显现出太空的模样,星辰点点,不知指向何方。自由号离开了,它飞向了自由,那人带着布鲁斯的脸,飞向了另一个应该幸福的世界。

 

利爪收拾飞船上的杂物时,发现了一个秘密开关。他打开,那是一个暗门,里面房间地图里从未出现过。他走进去,打开电阀,灯光亮起。这是一个实验室,而中间是一个培育槽,粉红的透明溶液里浸泡了一个孩子,黑发,稚嫩。

 

达米安,现在大概已经10岁了。

 

利爪终于明白布鲁斯和达米安在那两年做了什么,他用一个新的达米安来弥补三个人的遗憾。利爪看着培育槽,溶液里反射出他现在的面容,那张布鲁斯·韦恩的脸。是啊,多么完美,达米安永远不会怀疑他的父亲,他可以填补男孩缺失的爱,让他真正走向一个幸福的世界。

 

利爪打开培育槽,其中的男孩苏醒,那双绿色的眼睛与记忆里的罗宾一模一样。男孩缓缓念道:

 

“父亲。”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39 )
  1. 拿坡里黄游离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