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超蝙】假想敌


【这是回报池狱小天使的一篇糖,看我的刀子本真是辛苦你了,来来来吃糖,虽然我并不擅长傻白甜,将就吃吧……尝试开荤但是失败了】

梗概:身份梗,傻白甜,老爷演技感人,克拉克怀疑布鲁斯·韦恩是他的情敌。

世人皆知,要约上哥谭王子布鲁斯·韦恩的专访很难,即使是克拉克·肯特也不例外。话虽如此,但是克拉克的确怀疑自己的顺序被人动了手脚。为什么比他后预约的小记者都排上了,而自己还是迟迟收不到王子的“临幸”。就连露易丝也开始问他,是不是惹了韦恩集团的高层。克拉克自诩是一个冲动大胆好惹事的大男子主义者,但是他还真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得了罪韦恩集团的人。以拉奥的名义发誓,克拉克得还自己一个清白。

所以,他借着露易丝的预约,走进了韦恩集团。戴着厚厚眼镜的高大男子给了接待员小姐一个充满阳光的微笑:“你好,克拉克·肯特,我是来代替我的同事露易丝·莲恩小姐为布鲁斯·韦恩先生做专访的。很不幸,露易丝小姐今天突然发了高烧,她是一个优秀而好强的女性,不希望自己错失这难得的机会,所以把这次任务交给了我。”克拉克微微颔首,彬彬有礼。

“好的,韦恩先生在顶楼的私人办公室。”接待员小姐露出职业性微笑。

“谢谢。”

克拉克进入电梯,钢铁箱子不断上升,而乘客渐少,最后只剩下他一人。然而在即将到达顶楼的时候,又进入了一个人。克拉克目瞪口呆,因为他是如假包换的布鲁斯·韦恩本人。

“想不到能在这里就遇见你,韦恩先生。”

“克拉克·肯特?我还以为今天做采访的记者是莲恩小姐。”布鲁斯绅士地与记者握手。

“她突然生病,不得不找我临时代替。”

布鲁斯很微妙地挑眉,很快那不悦的脸色又被少爷式微笑代替。

就在电梯到达顶层的瞬间,这个狭小的空间被黑暗所袭。警笛突响,只有诡异怖人的红色警示灯照着两人。唯一的光明却恐怖得慎人,像极了撒旦的猩红之眼。整个电梯都陷入血红色的恐怖中。

“突然停电了!”布鲁斯说,“看样子今天真不是采访的时候。”灯光慎人,布鲁斯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紧张。

“如果您不介意,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进行采访,”克拉克看出了对方的窘迫,拿出自己文件包里准备的稿件,准备调和下气氛。

布鲁斯点了点头,同意了克拉克的荒唐建议,也许这也算一种奇妙的体验。

“韦恩先生……请问你……如何看待蝙蝠侠?”克拉克希望这红光足够红,好让布鲁斯看不到他脸上的红晕。该死的,他不该擅自拿了露易丝的文件包,这里面根本没有他该拿的稿件,这个前女友过于贴心了,把稿件放到了他自己的包里。所以克拉克手上的属于路易斯的包里没有一个文件是关于这次采访的。令他难以启齿的是,糟糕的不止如此,在次之前克拉克完全无法相信露易丝居然喜欢看他(超人)和蝙蝠侠的同人小说。拉奥啊,真是不可思议。虽然克拉克确实对布鲁斯有超越兄弟的另类感情,但是他知道那只冷冰冰的大蝙蝠根本不会理睬他的感情。

“蝙蝠侠?你在开玩笑吗?你预约这么久是为了问这个,该不是被《星球日报》调配到八卦版了吧。”布鲁斯忍俊不禁,“我想,他是个强悍又有些危险的人吧。”

“危险?我知道他是个正义的英雄,怎么会危险?”

“义警用暴力维护和平,但是他们的存在就是一种危险。危险,跟在他们正义的脚步身后。”

“那么您的观点是反义警。”克拉克立刻拿出小本子记下,“但是这和莱克斯·卢瑟的观点有什么区别,而你又资助了正义联盟,传闻也资助了蝙蝠侠。”

“和莱克斯没有关系,我是为了正义。”

“什么?”

“我资助他们是为了正义,因为警察无法解决的问题义警能解决,警察不能直面的黑暗义警能消灭。当然,我不是说义警一定是对的,但是他们的存在比不存在要好得多。”

“那么您是支持超人了?”

“超人?我以为你在说义警!”

“超人不也是义警吗?”

“好吧,我在说蝙蝠侠。”

“但是超人是蝙蝠侠最好的朋友。”

“谁跟你说的!”

“难道这不是世人皆知的?”

“明面上可能是这样,但是……”布鲁斯突然露出一种复杂的笑,像一只玩弄猎物的猫科动物,“我可以给你一点私料,你能保证不外泄吗?”

“当然。”克拉克眼镜下的目光被好奇染得生动得泛紫。

“实际上蝙蝠侠很讨厌超人,他觉得超人就是个死缠烂打的外星救援狗。”

“不!他们就是最好的朋友,超人的女朋友露易斯·莲恩告诉我的,她是我最要好的同事。”

“那我还说刚才那段话是蝙蝠侠告诉我的呢,他是……”布鲁斯灵光一现,“他是我的资助对象。”

气氛一度僵化,沉闷的电梯闪着红光,缺氧让两人都虚弱而大汗淋漓,至少……他们得假装如此。

“您是蝙蝠侠很重要的伙伴对吧。”克拉克率先打破死气沉沉的气氛。

“那是当然。”

“那么蝙蝠侠真的很讨厌超人对吧,但是为了正义联盟他们必须装成好朋友。”

“不,也许我的措辞有些不搭,蝙蝠侠……他只是没有想你说的这么在乎超人。”

“恩,也许是因为我们对他们的了解还不够吧。”克拉克沮丧地低头,那双蓝色的眼睛在雾蒙蒙的镜片下闷得吓人。

“是啊……不过,你不是来采访我的吗?”

“啊对,布鲁斯·韦恩先生你……”克拉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外力撬门的声音打断。警报声停止了,救援人员用工具撬开电梯门,门外,韦恩的管家阿尔弗雷德焦心地扶着布鲁斯的肩膀,好像被困的人是这位老爷子。

“布鲁斯少爷,我们该回去了,你一定吓坏了。”

“是的,阿尔弗雷德,我需要彻查这个事故。”布鲁斯的身体颤抖着,那不问世事的花花公子,也就骗骗那些无知少女。克拉克知道电梯里那个有些狡诈又异常冷静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布鲁斯·韦恩。而那个虚伪的贵公子假装受刺激先逃回了他温暖的庄园。

最终,克拉克还是没问出:“韦恩先生你对韦恩集团股票的飞升有什么看法。”这类财经版钟爱的无聊问题。而布鲁斯·韦恩像狐狸一样的真正面他又没法大张旗鼓公开于世。

“真是糟糕的一天。”克拉克推了推结满水雾的眼镜,带着一脑子疑团回家了。

当晚,在正义联盟的瞭望塔,超人找到蝙蝠侠,勾肩搭背地套话:“你和布鲁斯·韦恩到底什么关系?死党?还是……情人?”

“我和软弱无能的花花公子什么关系都没有,好了你可以走了。”蝙蝠侠一如既往的冷漠无情,这话毫无疑问是他的措辞。

克拉克更加确定布鲁斯·韦恩单恋蝙蝠侠了。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感情遇到危机,如果可以,他很想立刻向自己的老友告白,怎么说他和露易丝分手也过去很长时间了,布鲁斯应该不会把他和始乱终弃的渣男混为一谈。不过说起渣男,布鲁斯·韦恩这个不中用的花花公子的渣男史可是能抵上自己的好几倍。克拉克从来对那花花公子嗤之以鼻。

“那蝙蝠侠,你有女友吗?”克拉克试探性提问,他曾听说蝙蝠侠和猫女有一腿,还有雷霄·奥·古的女儿塔利亚,女魔法师扎塔娜……这么想来蝙蝠侠的黑历史也不比自己少,不过那可是蝙蝠侠,他暗恋多年的老友,就算他的前女友和布鲁斯·韦恩一样多,克拉克也爱他爱得不能自拔。

“你管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我……”就算克拉克是超人,从心理上看他还是那个虎头虎脑的小镇男孩,突然告白他还是有些说不出口,所以他只好用他的情敌挡一挡,“我希望你小心布鲁斯·韦恩,他有些思想和莱克斯·卢瑟很像。”克拉克没发现,自己现在就像幼儿园的孩子给老师告状,但是他觉得布鲁斯暗恋蝙蝠侠,如果他不做点什么那蝙蝠就会被抢走。很奇特,这种心理恰似被抢走糖果的小孩。

“哦,你说完了,那就去干活吧。”说着,布鲁斯甩着黑色的披风就走了。

布鲁斯一定在包庇他的小情人,克拉克想着。

倒挂的蝙蝠在幽深的洞穴看着,那拖着长长披风的黑色骑士走到环形控制器前,在充满科技感的单人座椅上坐下,利落地取下蝙蝠头套:恐惧的面具下往往出人意料,黑暗骑士的面具下藏着惊人的面孔:布鲁斯·韦恩。或者我们可以说,在布鲁斯·韦恩无知软弱贵公子的面具下才是那个闹得满城风雨的沉默骑士。

干练的老管家平稳地端着陶瓷茶具,为他的家主斟上一杯暖茶。布鲁斯端着茶水坐在电子屏幕前,他回忆起前几个月:他也像今天一样坐在这里,从公司的信息里找出记者克拉克·肯特的资料。厚厚的镜片下,那张脸极具迷惑性,布鲁斯不相信直觉,他是个极端理性的男人。将克拉克·肯特与超人的面部重合起来,真是太有趣了,那两张脸完美的重合在一起。布鲁斯笑了。

而今天,布鲁斯没有笑。他提取出韦恩大厦供电失常的全部报告,尽管所有人都把这当成事故,但是那些零碎的线索却指向韦恩科技的地下实验室。在此之前,他就对自己的部分员工产生怀疑。为什么偏偏是那个专门研究氪石的实验室里出现异常,又偏偏是在克拉克·肯特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生。如果是巧合,那么为什么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又异常坚定地希望掩藏真相。巧合?布鲁斯从不相信巧合,他理性的大脑偏爱因果与逻辑。不管怎么看,韦恩科技都掩饰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怀疑公司里被安插了莱克斯·卢瑟的间谍,所以他一直想方设法推延与克拉克·肯特的预约。只是那个傻大个偏偏要跑来惹事。氪石,超人……布鲁斯虽然不喜欢插手那个外星救难犬的私人事情,但是既然对方的手都伸到蝙蝠侠的地盘上了,他没有理由视而不见。

邮箱里有新的信笺,克拉克用裁纸刀裁开,华丽的信纸有烫金的“w”,隽美的花体字写着:诚邀克拉克·肯特先生参加韦恩集团的周年庆。克拉克并不奇怪,好歹他也算和布鲁斯·韦恩在电梯上有过患难之交的人。不过克拉克始终猜测布鲁斯是他潜在的情敌,想到这里他就对这个花花公子提不起好感。哥谭的花花公子别的不行,勾引人却很有一套,布鲁斯·韦恩是一个可怕的敌人,克拉克必须亲自上阵去会会他的情敌。

周年庆是典型的名利场,金边花帘,水晶吊灯,俊男靓女,纸醉金迷。来往宾客衣冠楚楚,高端西装贴身合理,佳人捧着香槟,气泡冲破瓶塞,金水跃动。人们簇拥筵席之主,花言巧语如同幻光不可及。虽然克拉克知道,大家背地都会吐槽布鲁斯·韦恩不过是一个披着王子皮的草包少爷,但是电梯里的那个布鲁斯让克拉克警钟长鸣。是因为警报灯的红光吗?他的一言一行都让克拉克难以捉摸,一开始克拉克只是把他看做情敌,但是仔细思考后,他觉得事情并非他的想象中那么简单。布鲁斯·韦恩说,他认为蝙蝠侠是危险的,义务警察也是危险的,即使他事后承认了义警的不可或缺。

克拉克走上前去,将布鲁斯紧紧包围的奉承之人渐渐散开,场面仿佛花骨朵的花瓣被层层剥离,而布鲁斯,他站在中间,举手投足都散发优雅自然的气息,难辨真假的微笑挂在他漂亮的少爷脸上,仿佛真的是个不问世事的小王子。

“肯特先生,好久不见。”布鲁斯向克拉克伸手,往日他总是戴着手套,但是今天没有。布鲁斯的手并不像一个贵公子,上面有些细不可见的伤痕和老茧,克拉克突然想起关于这位公子哥热爱极限运动的传闻,也是就是这样,也许只是掩饰。

记者跟着少爷,看着他在交际场上如鱼得水。克拉克突然想着,布鲁斯的面具或许是在黑暗的名利场上磨练出来的吧,但是他莫名地渴望摘下少爷的面具,他希望看见面具之下的人。他曾经做过两个噩梦,第一次,他撕开布鲁斯·韦恩的脸皮,下面是一张狰狞的魔鬼的脸。第二次,他解开布鲁斯的面具,他看见了蝙蝠侠。这两个噩梦让他不寒而栗,而布鲁斯的真实身份让他欲罢不能。明知是黑暗,却抵不住好奇的诱惑,这是人类的天性,对氪星人也是如此。

突然,地下又开始动荡,强烈的震波冲击了华丽的餐桌,琳琅餐具哗啦落下,玻璃碎裂与秘银共鸣,名流在颠簸的房间里站里不稳,丑态百出。等到震波过去,克拉克扶着墙边的桌子,他知道地震来自他的正中之下,数千米的深渊里,邪恶正在低吟。

“失陪了,韦恩先生,我想《星球日报》要给我排任务采访这次地震了。”克拉克拿着手机,借口逃脱。

“好的,祝你工作顺利。”

潜入了韦恩集团的地下实验室对克拉克来说非常容易,但是当深度到达某个点时,情况发生改变。绿色的光,氪石……“可恶!”克拉克感觉到危险,也验证了他的不安。布鲁斯·韦恩果然不简单,他不得不把他和卢瑟归档在一起。如果说有什么能够瞒过蝙蝠侠在哥谭的地下搞这些恐怖的氪石实验,那么这个人必然是哥谭的要犯和蝙蝠侠的死敌。克拉克觉得他完全无法看清布鲁斯·韦恩,那张花花公子的面具之下暗藏了太多玄机,黑暗的,恐怖的,如一只狰狞的恶魔。

此刻,克拉克发现身后有人,他回首望去,那是布鲁斯。

“我知道你想去追查地震来源,我知道那是什么,有人利用这里的氪石制造了一个氪石炸弹,产生的地震波只是为了引诱你下来。”布鲁斯的声音在氪石的绿光下失去了花花公子的矫揉造作。

“而那个人就是你,我真想不到原来你是这样的……叛徒!”克拉克义愤填膺,指着布鲁斯的鼻子骂道。

“省省吧,不是我。作案的人是韦恩科技的一名技术人员,莱克斯·卢瑟收买了他。他本想先通过停电吸引你下来,而我觉得有问题,所以不断调配你的采访日期。直到上次一你作为克拉克肯特来找我做采访,我们被关在一起,那天不知道你中了什么邪,完全没发现地下的异动,直到今天卢瑟的阴谋才得以实现。”

“承认了吧,你就是莱克斯·卢瑟的间谍。”

“如果我真的是卢瑟的间谍,你还会活到现在?如果不是我刚才拆了那个装置,你早就被炸成碎片了,超人。”

“原来少爷您还会拆炸弹?”

布鲁斯的眼睛阴暗下来,与之前的花花公子大相径庭,那种黑暗的目光让克拉克想到一个人,不会吧。克拉克突然情不自禁地退后,他发现黑暗里布鲁斯·韦恩的身形恰似那个男人。

“蝙蝠?”克拉克试探道,而对方在暗影中用沙哑的嗓音回答。那么一切都说通了。克拉克感到欣慰又无奈,“抱歉,布鲁斯,我误会你了。”

“滚吧,无脑的氪星人。”哥谭始终是黑暗骑士的地盘,克拉克很明白,所以他不再插手。但是他也没有离开,超人褪下克拉克的西装与衬衫,蓝色的外乡异客在天空用红外线凝视地下千尺。他从云端飘过,轻柔地抚摸流云与霞光,夜深了,他也不想离开。他的手残留着与挚友相握的温度,他难以忘怀。这是一个解不开的心结。

深夜,克拉克来到韦恩庄园给布鲁斯赔罪,老管家委婉地回绝了他,但是他执意要得到布鲁斯的原谅才回去。阿尔弗雷德没有办法,只好任由克拉克站在房间门口,但是布鲁斯把房间关的紧紧的。那样子还真像一个落水的大狗。

“我只是想给你赔罪,我很抱歉误会你了,我太傻了,布鲁斯!”

克拉克在布鲁斯房间门前倾诉到凌晨三点,那门诡异地自己开了,布鲁斯的床上没有人,落地窗大开着,白色的纱帘在晚风中飞舞。

“肯特少爷,布鲁斯少爷早就去‘工作’了。”老管家提醒他。

克拉克知道,他任然不肯离去,有点无赖地等着他的蝙蝠回巢。

布鲁斯回来的时候发现那只外星救难犬睡在他的地板上,他只好把人拖到床上,然后设置好8点的闹钟。其实他想过换一个房间睡觉,但是有种微妙的感觉令他选择背对着大个子睡觉,可能是因为太劳累了,也可能是因为布鲁斯在不经意间已经对克拉克交付身心了。突然,克拉克的手爬上布鲁斯的背,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说道:“你原谅我了吗,布鲁斯。”

“你醒了,就给我滚回你的外星巢穴去。”

“但是你还没有原谅我啊,布鲁斯,这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

“我听说超人的女友是露易斯·莲恩小姐,好像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不,那是前女友,我们已经和平分手了,我们只是朋友,你信我。我喜欢的是你。”

“不信。”

“那我就让你相信。”说着,克拉克脱光的身子便压上了布鲁斯。

韦恩大宅里亮着一盏灯,一首轻柔的古典乐在那个房间里鸣奏,寂静的夜里两个男人的急促呼吸格外明晰,配合着音乐的节奏,此起彼伏。

end

评论 ( 2 )
热度 ( 82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