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守望者】墨迹(夜枭/罗夏)


丹看见了蝴蝶,看见了花,看见了云……


墨迹漆黑,浓烈,飘渺,美丽……每当丹看见罗夏的面具,他都这样想着。墨迹,弥漫着冰天雪地的味道,黑色的花唱着悲伤的歌,黑色的蝴蝶舞动伤痕累累的翅膀,乌云隆隆作响,暴雨即将倾盆而至。


笑匠的丧礼下着雨,他们扶着毫无生机的棺木,将那讽刺的黄色微笑尘封在深渊地下,土地湮没了罪恶与生前死后的痛苦,谁也无法分清雨和泪,善德与罪恶,他们像无常的人性一样扭曲交接,如同墨迹一样弥漫来开,无法看透。


丹知道,罗夏深深地爱着他的面具,几乎接近病态,可能已经是病态了。他沉醉于他的秘密身份,执行他的正义,不屈服于命运与谎言。可惜丹无法成为罗夏,也无法阻止罗夏也走向了他的墨迹。


丹痛恨自己,软弱,无能,因为他永远无法和罗夏一样极端,他总是把自己当成罗夏的绳子,以为自己能把罗夏从极端拉回现实。所以每次他看见罗夏撬开家门的时候他都兴致勃勃,丹的那种莫名的感觉独属于罗夏,他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墨迹,那是一种美丽而飘渺的感情。


后来,罗夏再也没有回来,但是他始终记得在冰箱里放一罐豆子。豆子坏了,他又换上一罐新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浪费时间来干这毫无意义的傻事,但是这是他的绳子啊,那绳子的另一头连着罗夏。


每当丹看到墨迹,他都看到爆炸般的红色血迹,孤零零地躺在南极洲的冰雪上……


【这cp真冷,心里苦】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