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kylux】我一定是找到了假孙子(英灵安纳金视角)


友情感谢垃圾胸 @lengfeilee 给我的毒脑洞


我一定是找到了假孙子

 

我,Anakin Skywalker,在死后30多年里,从未体验过这样的尴尬。这是关于我的外孙,Ben Solo。不,现在他改名为Kylo Ren。我打赌这肯定是模仿我当年改名为Darth Vader的经历,而且这小子还搞到了一个头盔来效仿我,我承认,我心里其实有些小激动,但是在女儿面前肯定是不能表现出来的。

 

自从Ben叛变之后,Leia常常在我面前苦诉。而我,当然斩钉截铁地把Ben的叛逆都推到Han Solo的基因上。

 

“肯定是遗传的那个混小子的中二病。”我安慰Leia。虽然我已经没有手了,但是我可以用原力拥抱我的女儿。死亡无法阻止我与家人团聚。

 

“父亲,你能帮我找到Ben吗?”岁月漂白了她的发丝,在她姣好的面容上留下道道细纹。但是在她深棕色的眼眸里,那份坚毅和慈爱不曾改变。

 

“我会的,愿原力与你同在。”蓝色的光黯淡了,英灵消弥在空气中。

 

所以,我来到第一秩序的总部。真不愧是帝国的分裂集团,我瞬间有种回家的感觉。风暴兵还是当年的风暴兵,射击技术傻得能当银河倒数第一名。听说那个叛逃Finn,倒是突然变强了,我不得不想象制作风暴兵铠甲的人是不是抵抗组织的卧底。

 

与此同时,我看见了Ben:黑袍黑披风,黑色金属头盔,很明显他在抄袭我的装逼风格。难怪Leia总是抱怨Ben的叛逆是我的错,但是她不能这样把对帅气装扮的迷恋归为叛逆。

 

偷偷跟着他,我看见了这孩子的暴虐,中二的一面,忍不住叹息,唉,现在的孩子啊,能不能别一不高兴就破坏公物,一看就知道不是管军费的。想我当年都是玩原力锁喉,不赔公物又能威慑,多好。要知道我这样乱砸公物,Tarkin那老混蛋绝对晚上找我麻烦。

 

“Kylo Ren,”一个金红发的青年平静地叫道,“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那大概就是第一秩序的将军Hux了,整齐的军装把身体捂得严严实实,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从骨子里就透露出一种禁欲的气息。年轻真好啊,还生着一身Tarkin老妖怪的气质。

 

“这不是聊天的时候,Hux将军。”Kylo Ren对着Hux的脸,用身高优势压迫年轻的将军,“我会和你解释的。”

 

“你的私人怒火不是破坏装置的理由,我想得到一个有价值的回答,”Hux皱了皱眉头,“不然我只好把资金只能从你的军费里面扣了。”

 

“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个,每次都能这样,还能玩点威胁的新花样吗?”Kylo Ren抓着将军的衣领,挑衅道。

 

“难不成把你卖了吗?”Hux的声音很小,周围的风暴兵无法听见,但是Kylo Ren能听见,我也能听见。

 

突然我很想用原力看看傻孙子脑子里想着什么,或者看看那叛逆少年的脸上有什么表情,可惜那个头盔能阻挡原力入侵,可惜,我想那一定非常精彩。

 

在Kylo Ren的卧室,桌子上放着我的头骨,被火焰扭曲得不成样子。我常常回忆自己戴着这头盔时的样子,黑暗,恐怖,行走的死神。也许这正是Ben所追求的东西,但是总有些家伙不吃这一套,比如Palpatine,比如Obi-wan,比如Tarkin……也比如刚才的小将军。也许要到很多年以后,那孩子才会明白,黑暗与恐怖的背后只是一个无奈而痛苦的灵魂。他明明还有那么多爱他的人在对面等他回家,却幼稚地走向我走过的歪路。

 

又是这时,门外有了动静,我只好消失,我可不想让我不争气的孙子看见自己。

 

Kylo Ren进来了,还抱着昏睡的Hux将军,而且Hux还穿着Tarkin的同款军服。仔细一看傻孙子穿的并不是他的黑袍,而是我生前的同款黑武士套装。

 

Kylo Ren把昏沉的Hux用手铐铐在床头,而他自己穿着沉重的铠甲,双腿跨坐,压在年轻的将军身上。武士身下的将军似乎是感受到不适,他皱着眉头,睁开蓝色的眼睛。有些迷茫,又带着嗔怒:“你在干什么,Kylo Ren。”

 

穿着黑武士装扮的Kylo Ren取下头盔,拽着Hux的头发,像是报复一样故意把他整齐的发型抓乱:“和你好好谈谈。”

 

“这是什么谈话的姿势,从我身上滚下去。”将军愤怒地叫道,突然他意识到自己和Kylo Ren的装扮不太对劲,“这……这是旧帝国的军服……你想干什么,想当Darth Vader想疯了?”

 

“也许吧,”Kylo突然咬开Hux的衣襟,暴力地撕开对方的军服,“你不觉得你每次把自己捂得这么严实,都给人一种想去蹂躏的感觉?”

 

“滚你的,放开我。”

 

“我本来想着是不是第一秩序的制服设计得太诱惑了,现在看来,就算是以前的制服也是如此。就算是Darth Vader,也会忍不住想要蹂躏你吧。”

 

Hux一口咬住Kylo的耳朵,力道重的仿佛要出血。突如其来地攻击让Kylo措手不及,下意识地他给了身下的人一个耳光,Hux的样子更加狼狈了,这也是Kylo想要看到的。

 

“看看你,Hux将军,衣衫不整,狼狈至极,像个人尽可夫的婊子一样诱惑我。”

 

Hux朝洋洋得意的Kylo唾了一口唾液,“呸,但是也比你这个下流没用只会发脾气的垃圾好。”Hux身上有一种奇异的高傲,在他的靓丽的金红色发丝里,也在那澄澈明亮的蓝色眼眸里,那种难以摧毁的傲气让Kylo Ren渴望摧毁他,又不得不被他迷住。

 

“对了,你现在可是披着Tarkin总督的皮。我想问下,Tarkin总督被手下压着的感觉如何呢。”

 

“我没时间陪你玩你的过家家游戏,Kylo Ren。”Hux挣扎着。

 

“放心,你弄不开的。”Kylo笑着撕开Hux的衣服,“现在,叫我Lord Vader。”

 

“不可能!”

 

“是吗?”Kylo Ren的手滑到某个不可告人的地方,让Hux全身都紧绷起来。

 

“混蛋!”Hux颤抖着说,“停下,我还有公务……”

 

“你会求我的,每次都是这样,但是这次,先叫我Vader。”Kylo的手更加残忍的调戏Hux。

 

“好吧,Lord Vader,我承认你比我强。”Hux只好屈服,但Kylo Ren的游戏并没有结束。

 

“你的诚心呢,Tarkin总督,比起道歉明明更像是求欢啊?你是军务太繁忙所以欲求不满吗?”

 

“Kylo Ren,你……”

 

很显然,他们不知道我的存在,而我偷偷围观了这一切。


,我,Darth Vader,在死后30多年,从未如此想用原力揍人。之后,我没有把这个龟孙子的下落告诉Leia,因为相信自己一定是找到的假孙子。

 

End

 

然后?姥爷大概去压塔金的棺材板了



评论 ( 17 )
热度 ( 87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