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damian中心】圣诞颂歌(14倾向)

  @拿坡里黄 和丁丁的换粮


【如果现在把设定说了就没意思了,所以请在细节中结合某世界的剧情尽情联想!】

 

 

 

 

 

  平安夜,圣善夜

  万暗中,光华射

  照着圣母也照着圣婴

  多少慈详也多少天真

  静享天赐安眠,静享天赐安眠

 

管风琴的声音从结着冰花的教堂花窗里传出,圣歌团悠扬而纯洁的歌声在每个人宁静美好的心中引起共鸣,但是总归是有些例外的,比如那站在教堂之外,与寒风恶雪相伴的某人。

 

  平安夜,圣善夜

  神子爱,光皎洁

  救赎宏恩的黎明来到

  圣容发出来荣光普照

  耶稣我主降生,耶稣我主降生

 

达米安站在外面,像一个无助的孩子,盯着教堂里暖黄色的光。银白色的圣十字上的耶稣用充满怜悯的目光看着外面的少年,进来吧,你会得到主的救赎,哈利路亚……

 

不,达米安的心像是被什么沉重的铅块狠狠敲击一样,不,没有救赎,没有怜悯,没有哈利路亚。他沉默地向着远方走去,身体渐渐没入风雪。

 

 

 

 

第一个幽灵

 

打开安全屋的门,达米安突然警觉起来。有个男人躺在他的沙发上,难道是父亲他们?达米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能让他们找到自己!少年下意识地准备逃走,却看见那个霸占他安全屋的男人突然用食指指向天顶。

 

“不想知道我是谁吗?”那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的声音,“我是过去之灵。”

 

那个男人站起来了,那副样子达米安见过很多次,白色长袍,棕色头发,一把大胡子,还戴着荆棘头冠。这已经到了入室抢劫犯都能假扮耶稣的年代了吗?

 

“你到底是谁!”达米安的手伸到衣兜里,他的身上还有一个烟雾弹,不过看对方的样子,他大可不必为此消耗武器。

 

“我是过去之灵。”耶稣扮相的男人如此说道。

 

达米安正打算把这个神经病抓起来打包送到警察局门口,就看见自己的四周泛起神秘的白光。魔法?还是邪术?达米安看着周围的事物都消融在白色的光里,虚空中只剩下他和那个所谓的“过去之灵”。

 

“你……”达米安想着要怎么才能逃出这个魔法系对手所制造的幻觉,却看到那个“过去之灵”消失在虚空的白光中。眼前的场景变了,一片一片的,被过去的记忆碎片拼接还原,红色,血,尸体……这是他记忆中的场景,塔利亚带他“执行任务”的场景,在一个被刺客联盟袭击的工厂。

 

“可恶!”达米安咬牙,翻身躲进暗处的角落里,他听到了脚步声,那是幼年的自己的脚步声。他看见了自己不可一世的面孔,暴力,凶残,视人命为蝼蚁。那并不是达米安想要走上的道路,但是他别无选择,塔利亚的“扭曲”的教育让他从小觉得“这是对的”。直到遇到布鲁斯……

 

达米安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回忆起父亲的教导,他教会自己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强大。强取豪夺与肆意杀戮并非正确之道,正义并非杀戮。

 

但是达米安辜负了他的父亲。

 

幼年的达米安发现暗处的角落里似乎还有活人,他笑了笑,默默抽出腰间的刺刀。

 

“达米安,怎么了。”

 

“母亲,我想这里还有漏网之鱼。”

 

幼年的达米安向那个角落投以刺刀,刀尖刺入地板,但是那儿什么都没有。

 

达米安猛地睁开眼,他回到了现实。没有耶稣,也没有什么过去之灵,没有塔利亚,也没有童年的自己,只有肩膀上被刺刀划破的痕迹。

 

“恨吗?达米安?”达米安突然自言自语,“你不该恨的,那是懦夫才干的,你所能做的就是回去,然后在余生中努力弥补当年的过失……”

 

也许达米安并没有想过这些,但是他莫名地自言自语,仿佛有个无形的幽灵附身于他。

 

 

 

 

第二个幽灵

 

突然,安全屋的壁炉里传来动静,又是“入侵者”?达米安来不及去思考自己为什么突然魔怔,连忙跑上前去查看动静。

 

一个满身红的老头子顺着烟囱里爬出壁炉,圣诞老人,那是只有小孩子才醒的谎言。达米安拿起抽屉里准备的手枪,扔出一双手铐,对着“圣诞老人”的头威胁道:“看来我家今天很受欢迎呢,你是要我帮你拷,还是自己老老实实地拷上?”

 

“不不不,孩子你误会了,我是圣诞老人啊!”

 

“我可不是好骗的小鬼头,快点拷上你自己,然后我带你去警察局!”

 

“对不起,我的孩子,虽然我不是真的圣诞老人,但我确实是个好人啊!”

 

“快点!”

 

“事实上,我是现在之灵。”

 

那一瞬间,达米安的瞳孔因为惊讶而缩小。就如同那个耶稣扮相的过去之灵那般,这个现在之灵也消融在突然升起的白色幻光中。

 

“又要让我看什么烦人的回忆吗?”达米安对着虚空大喊。

 

那些破碎的画面从他的四周飞来,砌成一个完整的黑暗场景,这里是韦恩家。

 

布鲁斯坐在长桌的尽头,穿着黑色的西服,满脸都是沉重与哀思。提姆与杰森坐在他的两边,默然无声,阿尔弗雷德站在他的后面,他们的平安夜是沉重的,没有人去动餐盘里的火鸡肉,蜡烛的火光摇曳,但是怎么也亮不过这份沉重的气氛。达米安站在他们身后,他们看不见他。少年试图去拭去布鲁斯眼中烛泪似的泪滴,但是他够不到,父亲的眼泪穿过他的手指,无声地溅落在白色的餐桌布上,那一瞬,整个世界都被悲鸣湮没。

 

圣诞老人突然从达米安的背后伸出手,将他紧紧抱住,“你的家人正在思念你。”

 

“不,他们思念的不是我。不,别让我回去!”达米安猛烈地挣扎,试图挣脱后面人的手,但是他没法,他只是无力地试图逃离他们沉默的哀悼仪式。

 

“阿尔弗雷德,你找到达米安了吗?”

 

老管家摇了摇头。

 

“如果你找到他,告诉他,我很想他,真的”

 

“我会的,布鲁斯少爷,我们都很想他。”

 

达米安痛苦地悲鸣起来:“让我回去,别让我面对他们,别……”他真的想要逃出这个沉闷的圣诞节。

 

“你不可能逃一辈子,达米安。”

 

“我知道,我只是还没准备好怎么去面对他们。”

 

“你知道的,达米安。”

 

所有的幻象都变成了烟云,散去。现在之灵消失了,只剩下达米安一个人无力地跪在地板上。

 




第三个幽灵

 

达米安听到自己的房间有了动机,又是什么幽灵的鬼把戏吧。他无力地推开门,逃出了这个被幽灵们诅咒的安全屋。

 

外面还下着大雪,冷风呼啦呼啦地吹着,但是达米安不在意,他只想让寒冷把他的胡思乱想洗劫一空。即使前方的白色越来越浓,建筑物的投影渐渐轻薄,那刺骨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这副光景就像一个噩梦,也许它就是一个噩梦。

 

“达米安。”那声音自雪中的黑影传出。他渐渐明晰的轮廓让达米安绷紧了神经。

 

那是蝙蝠侠,但并非布鲁斯。第三个幽灵穿着蝙蝠侠的衣服,说:“我是未来之灵,”幽灵向达米安伸出手,“我知道你的未来,要和我一起看看吗?”

 

“看我绝望的死去还是被罪恶感折磨得无处可藏?”

 

“你连你的未来都不敢去接受吗?达米安,你还要在懦弱中逃避多久?”

 

“那你就让我看看啊,我的未来是有多么邪恶堕落。”

 

第三个幽灵牵着达米安的手,穿越了层层雪雾,来到泛着冷光的蝙蝠洞深处。达米安抬起头,眼前是夜翼的制服。

 

“你会成为夜翼,达米安。”

 

“我不会成为……永远不会。”达米安的声音开始哽咽。

 

“这是我送你的圣诞礼物,达米安。”

 

第三个幽灵把达米安搂在怀里,他黑色的面具像碎片一般一片一片地消逝,然后是他的身体,他的脸……达米安试图抓住他的碎片,但他没法把一个已死之人复活。

 

“圣诞快乐,达米安。”

 

end



【虽然我没提到大哥的名字,但其实大哥贯穿全文】


评论 ( 4 )
热度 ( 23 )
  1. 拿坡里黄游离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窒息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