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Arkham Knight】归宿(钟桶 brujay单箭头暗示)

 @*咖啡上瘾* 钟桶请收好www

key:收留,呵护,至死相伴(温暖)




下雨了,杰森没有来。

 

斯莱德站在雨中,打着一把红色的半透明雨伞,带着黑色的眼罩,穿着简单的常服,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老头子。雨水稀里哗啦地从那把雨伞上流下,滴落到了沥青路的黑灰面上,溅起透明的水花,湿透了斯莱德的裤脚,杰森依然没有来,正如昨天一样。

 

回去吧,他不会回来的。斯莱德想着,向着深巷走去。

 

斯莱德没有回到他在哥谭的安全屋,他去了一个诅咒之地,那是他们第一次联手的地方――曾经的阿卡姆疯人院。

 

斯莱德并不喜欢这个沉重而血腥的疯狂地狱,除非是为了钱。但是当他收留那个孩子的时候,自己并不奢望得到什么钱。杰森是个聪明的孩子,正因为如此,他才黑进了韦恩家的账户给丧钟“回报”。

 

“划清界限总是好的。”杰森曾这样说过。

 

虽然这个曾为蝙蝠侠效力的少年跟着前任导师的死对头走了,但是丧钟知道自己在杰森心中比起蝙蝠侠,什么都不算。

 

“划清界限总是好的,对我们都好。”丧钟按着杰森的肩头,带他回到自己的安全屋。

 

杰森喜欢柔软的床,喜欢洒满阳光的房间,喜欢把屋子理的整整齐齐,喜欢静静地阅读一些文艺而纯情的书籍。

 

但是他的房间总是阴暗空寂的,只有那两三本关于黑客与格斗技术的书散落在地上。杰森不会拉开窗帘去接受阳光,也不会睡在斯莱德为他准备的床上,他总是无意识地摔下床,拖着颤栗的身体,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

 

丧钟看见了一次,两次,三次……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把睡去的少年抱回床上。

 

“别走,别留下我……”杰森的呓语带着哭腔,他死死地抓住斯莱德的手,仿佛只要一放手就会堕入阿卡姆疯人院的无尽折磨中。

 

“我在……”斯莱德只好顺着少年的意识,把他抱在怀里,抚摸一次又一次。即使他明白杰森梦中的人并非自己。

 

怜悯,亦或是长辈的关爱?不管是什么,来形容斯莱德与杰森的关系都太过简单。杰森的脑子里只有复仇,冰冷的心中容不下斯莱德的爱情。而斯莱德也没有勇气去奢望一只追逐着蝙蝠的知更鸟能够回到他的鸟笼中。只是那只知更鸟让他欲罢不能。

 

所以,他打开了他的鸟笼。所以,他看着杰森日益疯狂,疯狂到成为了阿卡姆骑士,他也情愿陪着杰森一起疯狂。

 

“只是雇佣关系罢了。”丧钟对阿卡姆骑士说道。

 

“只是雇佣关系,对我们都好。”阿卡姆骑士回复他。

 

在决定协助阿卡姆骑士的时候,丧钟就意识到了这是一次没有回报的交易,杰森·陶德永远无法杀死蝙蝠侠,无论他到底是罗宾还是阿卡姆骑士还是什么红头罩,只要他还是杰森·陶德,他的子弹就永远无法射入蝙蝠侠的心脏。

 

但是斯莱德不在乎,他确信,当那只知更鸟受尽了阻碍就会另寻枝头,而斯莱德·威尔逊将会使他最好的归宿。即使丧钟最后分不到一分钱,他也不在乎。他只希望他放飞的知更鸟能放下心中得不到的执念,然后回家。

 

但是现在想来,他错了。

 

雨还未下的那天,他在杰森耳畔私语:“如果你准备好了放下一切跟我走,我会在老地方等你,打着红色雨伞。”

 

那天,雨还没下,那天,韦恩大宅还没有崩塌,那天,布鲁斯·韦恩还没有死亡……

 

但是,现在,雨下了,很大,很大……

 

斯莱德·威尔逊,真是一个傻瓜。自称是只看金钱和回报的冷血雇佣兵,却被一个少年的感情所攻陷,不惜一切的毁了自己规划得整齐的职业生涯,来为他撑起一把名为“归宿”的红伞。明明知道对方永远不会放下他的光,却还是渴求万分之一的几率能见到他的回头。

 

不过,就算是万分之一,也是可能发生的。就像现在:

 

杰森就那样站在雨中,而斯莱德的红伞打在他的头上。

 

“你好慢啊。”被雨淋湿的少年抱怨道。

 

“我又不知道你今天来得这么早,我已经连续等了你七天了。”

 

“是吗?如果我今天不来,你还在等我吗?”

 

斯莱德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敷衍道:“我是一个雇佣兵,看你的报价了。”

 

“那我剩下的人生值你等多久?”

 

“等到上帝把时间燃烧殆尽。”


评论 ( 11 )
热度 ( 77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