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talondami】温暖的尸体

 @Erwarten 

你的利爪米拿好owo,爱你。

借用了如题的电影的部分设定。

《bvr》剧情衍生。


关键词:一个拥抱,一步的距离,一个笑容



他的身体是冰冷的,冷得不像活人,但是他的心是跃动的,他仿佛是活着的。即使他的行动那么缓慢,像个生锈的机器人,也无法阻止他想要拥抱达米安。

 

“呃……”现在的利爪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他面色苍白,四肢僵硬,唯一能做的就是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以及拥抱达米安。

 

达米安是在礼拜日的早上“捡到”他的,就在哥谭镇教堂旁边的墓地里。这家伙像个疯子似的四处漫游,直到他看见了达米安。利爪被达米安所吸引,那个孩子身上的气味比僵尸的食物更诱人,但是利爪不会吃达米安的脑子,他扑上去,把少年推倒在地,然后紧紧地抱住,无论达米安怎么挣扎,死也不松手。

 

僵尸是没有脑子的,僵尸是没有记忆的,但是利爪似乎不一样,他不再流动的血脉连接的是一颗跳到的心脏。在见到达米安之后,那颗死气沉沉的心复苏了。

 

利爪不再需要吃脑子了,现在,他的欲望仅仅是拥抱达米安,他只想抱着这个少年的身体,感受对方的温度。

 

“你这家伙!”达米安被利爪抱得紧紧的,在那副壮实的身体中,没人能看见他流下的眼泪。

 

他到底还是回来了,跨越了生与死的距离,从冥河的岸边回到了人间。达米安还记得利爪死去的样子,那副“你永远也无法摆脱我”的混账样子。少年在僵尸青年的怀里细细回忆,他感慨万千,他本以为利爪的死像他幼年所杀死的人一样,不被记住。达米安曾这样想,他希望是这样。然而事实是不一样的,达米安是“无法摆脱”利爪的。就算他坐在洒满阳光的椅子上,品着最香醇的咖啡,咀嚼阿尔弗雷德的甜饼,也无法洗刷利爪对他造成的阴霾。

 

就算在梦中,他也常常梦见自己所牵着的父亲的手,变成了利爪的手。也许那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倒映在梦境中吧,惊醒的达米安想着。

 

但是此刻,他再也不会做这样的噩梦了,因为噩梦已经超越了生与死的距离,拖着僵尸的身体,回来了。

 

利爪回来了,他走过哈迪斯的宫殿,游过冥河的水,他距离“生”还有一步的距离。

 

利爪长久地拥抱达米安,直到天空被黄昏染紫,又被夜色侵黑,银色的月光滴落在他们身上,苍白的大个子才松开他冰冷的手。也许正是因为利爪生前对达米安如此执着,此刻才会“死而复生”来拥抱达米安吧。

 

达米安把利爪藏在他们以前去过的安全屋,他相信这里是安全的,微型监视器告诉他法庭的爪牙已经很久没来过了。他按住利爪的头,说:

 

“听着,第一,不许吃人伤人!第二,不许到处乱走不回家!第三,只有经过我的允许才能抱我,不然你就别想再抱我了!”

 

“呃……”

 

僵尸痴呆地发出沉重的声音,但是他停止了对达米安的拥抱,他还是有一丝人性的。

 

“我不能让他们知道你的存在,你就好好待在这里,我每天偷偷过来看你。”少年抚摸对方冰冷的身体,然后看见利爪一直僵硬麻木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满足的微笑。

 

如果爱能变成火,也许就能融化僵尸冻僵的灵魂。

 

利爪距离“生”,还差一步的距离,那一步名为“达米安的爱”。

 

 


评论
热度 ( 13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