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暗巷组】黑暗(nc17)

【暗巷组】黑暗(nc17)


Graves /Credence(分攻受的请注意)




全文带肉版本AO3

长微博


黑暗的声音自心底的深渊中传出,魔鬼呢喃着令人头痛的尖酸话语:

“她不爱你,她不是你的母亲,她只是一个厌恶魔法的疯婆子,而你……而你是一个让人作呕的巫师的儿子……”

Credence从噩梦中惊醒,养母昨夜的留下的鞭痕还在隐隐作痛。少年忍着疼痛从床上起身,匍匐着身体,小心翼翼地钻到床底。黑暗中本该什么也看不见的,但是Credence看见了,他的双眸在黑暗中看得那么清晰,那是张纸和一只短短的铅笔,纸上是一个男人,看上去已经画了一半。少年拿起笔,忍住痛苦,用最细腻的线条勾勒出他的模样。

Graves一向不是温柔的人,雷厉风行的部长大人很少会对别人表露出怜爱的模样,但是Credence见过。

 

第一次,他抚摸他被虐打的伤痕。

第二次,他亲吻他手上的血痂。

第三次,他把哭得喘不过气的他抱入怀里。

第四次,他吻去他眼角的泪水。

……

即使Credence有那么一丝的意识,感觉到Graves的怜爱是有目的的,只是那被温情包装的虚情假意让他

欲罢不能,越陷越深。

“她为什么这样虐待你?”

“因为我的父母……他们是……肮脏的巫师。”

“听我说,孩子,巫师并不肮脏,魔法并不可怕。”

Graves把少年抱入怀里,细细解开对方手上缠着的绷带,嘴唇吻过赤色的伤痕,一遍又一遍。

“魔法是神奇的,美好的,是上天赐予我辈的礼物。”

Credence能感觉到,他不再疼痛,那些血痂和鞭痕都随着Graves的吻而消弥了。那一刻,本失去生存欲的少年决定与他心底的黑暗抗争。

Graves欺骗说,Credence本该成为巫师,只是他的魔力没有觉醒罢了。如果他能成为自己在第二塞勒姆的眼线,他就会教导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巫师,一个被全魔法界崇拜的伟大巫师。

 

他会得到尊重

他会得到自由

他会得到幸福

他会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

深暗的巷子里,男人一次又一次抚摸少年青涩的脸庞,让他安静,让他放松,让他成为自己的鹰犬。

其实Credence对成为什么伟大巫师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只是眷恋Graves吻的温度。他想要的一切,只是Graves的爱罢了。

Credence常常在完全黑暗的床底画Graves的画像,他害怕养母会突然闯进来,然后给他永不休止的折磨。所以他迷恋黑暗的角落,因为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感到安全。

每当心底的梦魇用尖酸刻薄的声音挖苦他,每当黑暗恐怖的画面在脑海里浅浅浮现,每当痛苦逼迫他拿起锋利的刀子……他就会回到黑暗的床底,只有这个黑暗的角落容纳他,把他拥入怀里,让他有自由轻轻吟咏Graves的名字。

“Mr.Graves,”少年呢喃男人的名字,轻轻地抚摸他的画像,眼泪从他的眼角里溢出,晶莹之物顺着脸颊的轮廓,在黑暗中,滴落……

第二天,Credence再次躲进暗巷,Graves已经早早等待。今天的部长面色严肃,一个劲地追问他想要寻找的那个孩子。

“我会帮你看着……”Credence几乎要哭出来了,“我一直在努力……”

Graves冷静下来了,他轻轻地搂住这个瑟瑟发抖的可怜孩子,把Credence的脸按在自己的胸口,温暖他冰冷的心。

“我会尽力的,Mr.Graves,”男孩的声音懦懦的,甚至带着一点哭腔。

“我知道,孩子。”gtaves吻过他的手,又吻上他的额头,最后吻上他的嘴,“你会尽力的,我知道。”

这就是爱情吧,懵懂的Credence把这份爱情当做活着的支撑力,在他痛苦,恐惧,无助的时候,他就细细的回味。黑暗包裹他的身体,恐惧支配他的灵魂,颤抖的少年唯一能抱着的,便是这披着爱情外衣的伪装者。

Graves,Graves,Graves……

Credence从来不说梦话,但是他在梦里吟咏这个名字不在多少遍了。因为他必须压抑自己,自己的魔法,自己的黑暗,自己的爱情。那些美与恶都必须被封锁在心底的十万里深渊里,被沉重的锁链束缚得透不过气来。

Graves,Graves,Graves……

只有这个人,这个名字,让他阴沉的内心看到一缕救赎的光。

“Graves……”Credence在床底画下最后一笔,然后心满意足地亲吻爱人的脸庞。

 

“Credence!”养母令人作呕的呼唤传进屋子里。但是Credence此刻只想抱着他的Graves。

“Credence!快出来!”养母生气地敲门,“你又想被抽了吗?”

Credence并不害怕鞭子的痛,他忍受生理和心理的痛苦已经太久太久了。在漫长的黑暗折磨中,他只想紧紧抱着他的Graves。

 

“Credence!”那个暴戾的女人破门而入,“你在床底干什么!”

“没什么,妈妈。”少年哭着脸从床底钻出,“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床底有什么!”那个疑神疑鬼的女人是不会放过任何处罚Credence的机会,“你等着。”她指着Credence的鼻子,趾高气昂地说,她从这个孩子的反应,确定下面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不,妈妈,什么也没有。”Credence急得含泪。

“走开!”那个女人推开他的养子,一股脑钻到床底。

“你看,什么也没有。”Credence神情木然地说,“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

“你敢愚弄我,”那个女人气得五官变形,“皮带解下来!”

Credence垂下头,把目光沉入阴影里。在鞭笞的疼痛中回忆Graves的样子。

他的额头,他的眉角,他的脸颊,他温柔的唇……身体的痛都消弥了,他已经感受不到皮开肉绽的痛苦了。因为内心的疼痛太过强烈。

如果自己是黑暗就好了,这样就能拥抱这床底的灰烬,幸福地长眠。这是魔法吧,这就是黑暗的魔法吧。无声无息地,吞噬了那画,那纸,那笔。

Credence感受不到肉体的痛楚了,他的心底默然地笑了。

end


顺便发一点碎碎念:

 

这人沉迷暗巷组无法自拔!

 

最近作业太多,心情特别压抑,基友建议下,周三晚上挤出时间去刷了神奇动物,然后就沉迷了23333

 

我对暗巷组的理解还是挺黑的吧。感觉蘑菇头是粉切黑啊,不过粉粉的小蘑菇也超可爱,切黑了就是超级超级可爱!

 

不过怎么想官方都是走ggad线的吧,不管,我自己萌吧。不过ggad也非常喜欢就是了。就是想说我第一次为了某个cp如此丧心病狂→_→

 

其实我真的不想开刀的,但是我患了一种写不出小甜饼的病【你走你走】,正在努力治疗





评论 ( 16 )
热度 ( 95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