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brujay】珍珠

【以前写的,不知道过了多久了orz】

硬汉不会流泪。

但是他确实流泪了,在那个扰人的混蛋老蝙蝠的葬礼上,他站在群众的外围,被深沉的迷雾与寒骨的幽雨笼罩。他不得靠近那紫杉木的棺材,他甚至不愿意相信上面精致的黑漆与银色的圣十字。他闭上眼,让寒雨带着灵魂的思念刺杀视线,但是痛苦的走马灯一遍又一遍在他的大脑中无限循环。

那不是泪,是雨水。

雨水过量,湿透了杰森的衣服,雨水过寒,冻结了杰森的心。

在主教与圣歌团的安魂曲中,黑色的棺木埋入土中,与此同时,青年头也不回的离去。迪克本想叫住杰森,但是提姆的手拦住了他。此刻杰森最需要的就是一场痛彻心扉而又淋漓尽致的寒风冰雨,来熄灭他的复仇火。

雨在下,阴云笼罩哥谭。雨停了,迷雾还在狂笑。地狱火在萨麦尔的怒火中加速燃烧,把理智与快乐都焚得片甲不留。杰森戴着红头罩,手里的狙击枪瞄准站在哥谭钟楼上不断傻笑的疯子,被强化的笑气让他疯狂的主人时隐时现,但是那个混蛋的生命与罪恶却不会被迷雾掩着。

透过望远镜,杰森能够看到那个残忍的凶手邪恶的讽刺,抖着苍白的脸颊挤出生硬的唇语。c~r~a~z~y~

“疯狂,我们如此疯狂,都是因为你!”

死亡之弹沿着命运的抛物线,击中钟楼的顶点。巨大的爆裂声和着时间的碎片,在毁灭中落幕。

杰森记不得当时自己几岁了,反正他还是一个孩子,同时是一个罗宾。老家伙把他从黑暗的废墟里捡回来,给他艳丽的红羽,训练他飞翔的能力。杰森总是对布鲁斯给予的训练充满期待,即使那很辛苦,却无上幸福。一时走神,老家伙的拳头打中他的小腹,杰森捂着肚子,痴痴地笑了。

“认真点。”严肃的老蝙蝠抓住小鸟的细胳膊,试图来一个严肃的过肩摔。

但是杰森很快就进入了专注状态,他轻巧地翻身,肌肉紧绷的双腿夹住布鲁斯的脖子,一下子骑在了老家伙的肩上。机智的小鸟以一个敏捷柔韧的姿态抱住蝙蝠的头:“我可认真了。”突然,杰森有一个鬼点子,凭着这个暧昧的体位,他亲吻了布鲁斯的额头。

很显然布鲁斯愣了一秒,然后后退到墙壁再重力后仰,小家伙不出所料地痛呼一声,然后夹紧自己的那双大腿才松开。布鲁斯拎起杰森,像教育一个早熟的孩子一样语重心长地谈起家长该说的话。

“哼,这只是一个小计谋。”小鸟皎洁一笑,“谁心里有鬼谁清楚!”话完还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无疑,小杰森喜欢他的导师,冷冰冰的老蝙蝠。他在蝙蝠洞的第一个生日许愿成为像蝙蝠侠那样的硬汉,而后的许多次生日,他不曾告诉布鲁斯,他许愿他能爱他,直到永远。

后来,杰森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小巧灵敏的罗宾鸟,在噩梦般的虐打中他痛苦地走向死亡。他的灵魂离开身体,像磕药一般浑浑僵僵,他脱离肉体的最后一刻,看到他的导师抱起他僵硬的尸身,他的硬汉落泪了。

“骗人,老家伙,你总说硬汉是没有眼泪的。”
但是布鲁斯听不见,他只感觉到悲伤的风,和着若有若无的呢喃。

再后来,杰森复活了,在拉撒路的池水里,生时痛楚淋淋再现,抱着对布鲁斯的执念,他回到人间。他本该放下仇恨与绝望,他本该如若新生,但是当他还没有说出他的告白,他的对象就再次与他天人相隔。

杰森笑了,笑中满着令人窒息的绝望与疯狂,小丑已死。

他拿起自动手枪,里面还剩一颗未发的子弹,迷雾未散。

“布鲁斯,你在哪里吗?”杰森对着前方的迷雾说,苍白的浓雾中绿色的笑气开始分解,“我知道你在那里,我知道,你知道的,哈哈哈……”他的脸混着精神崩溃的笑,泪水覆盖了整个面容,“我想,我一直那么爱你,不管是活着,还是……”

没有死亡,他来接他了。布鲁斯来了,然后用温暖的肉体抱住他。

“你明明死了,布鲁斯。”

“我只是退休了。”

“你骗我!”

“只是一个小计谋。”

老家伙拭去小家伙的眼泪,正如他们都还不曾被岁月劫掠。

布鲁斯说:“硬汉是没有眼泪的。”他吻过杰森脸上每一滴泪珠,“因为那不是泪,那是我的珍珠。”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