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Dickdami】逢魔之时

给塔塔 @0yongyong0 的生日贺文

塔塔生日快乐!

背景是《群英会》后大米未复活期间




1

 

每个人都很忙。

 

布鲁斯忙着找出达米安复活的办法,不计后果地做着他从前不会做的事情,杰森和提姆跟在悲伤到疯狂的老头子后面,想方设法地让他平静,却无计可施。大家的焦虑背后都充满了悲伤与痛。即使杰森怒吼布鲁斯对他们两人死亡的区别对待,也无法掩盖他也为那孩子之死而悲伤的事实。即使提姆板着脸做无所谓的表情,也无法抹消他为了那个小混蛋哭泣的事实。

 

大家都在忙,忙着埋葬悲伤。

 

迪克·格雷森离开这座积怨的庄园,外面下着大雨,他没有打伞。任凭雨水倾盆,冷却燥热的心,痛苦的心,渴望如兽嘶吼的心。真正的痛苦是嘶吼不出来的,因为它压抑在心底太过沉郁,几乎失去了发泄的力气。

 

迪克淋着雨坐上回布鲁德海文的车,湿透了的黑色西装还紧紧贴在身上,侵蚀肌肤的温度。他垂下头,雨水顺着他的发丝眼睫毛上,润入眼睛里,又立刻溢满出来。

 

水……还是泪?

 

模糊了目光的液体,让他回忆达米安,在某次下着大雨的夜巡之后,受伤了的小鬼像只小落汤鸡似的回来。然后被自己拎着脖子扔进浴室。本来好心帮这个手上带伤的小子洗澡,却不想与自己针锋相对的小子竟然在背后偷袭。突然水花四溅,迪克被从背后按住脖子,再狠狠压如水中。

 

“真是胡闹!”他试图严肃地批评小家伙,但是不听使唤的幽默分子莫名其妙地调和了这尴尬的气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句本该严肃的话变得柔和,甚至带着宠溺。

 

“哈哈哈哈,格雷森你像个娘们似的,哈哈哈……”达米安也笑了,不经意间他已经被这种气氛所改变。

 

大概就是这种神秘的气氛,加深了迪克与达米安的羁绊。也正是如此,当这份羁绊被死亡撕裂得粉碎之时,痛苦才这般沉重怖人。

 

迪克解开贴在脖子上的纽扣,贴着窗,在流动的窗景中回味流动的记忆,最后,流动的绿色行道树也变成了流动的红色血液,自那个孩子的身体里,流逝……

 

 

2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褪下所有的衣衫,黄昏时分,落日余霞投射出一线光,落在电话上,大概是魔怔了吧。传说昼夜交替之时总会出现灵异之事,迪克想着,就当是魔怔了吧。

 

他拿起电话,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嘀――嘀――声音沉长,弥漫这一种无可奈何的滋味。他蓝色的目光融化在渐近夜色的霞光中,像窗边快要凋零的矢车菊,却抱着最后一丝不存在的希望。

 

“嘿,小d,晚上好!”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一点,至少不是满满的沮丧和无可奈何。他知道对方一定会嘲笑他哽咽的声音,说出诸如“格雷森你这个娘们似的懦夫”一样的话,但是有几分无法压抑的痛苦从他的咽喉溢出。

 

“我很抱歉,你送的矢车菊,前阵子它们还生气勃勃的,但是现在……”他不敢去看那即将凋零的芳华,此时此刻一切挽回都是无效的,这是他自己的过失,他再也无法回到那孩子生机勃勃的时候了。

 

“你最近过得好吗?那儿没有布鲁斯,没有阿尔弗雷德,没有喜欢和你对着干的杰森和提姆……”格雷森哽咽了,他和达米安想说说他自己,但是这段日子他过得实在狼狈,他试着回忆那个爱恶作剧的小鬼,但是每当对方蓝色的眼眸出现在他的回忆里,撕心裂肺的画面同时涌现出来,飞溅的红色液体,奄奄一息的少年,渐渐消弥的呼吸声……

 

“嘀――”到最后,只剩下沉长寂寞的电音,随着夕阳最后一缕金色光芒沉入夜海。

 

……

 

1

 

许多年以后,继承了父业的达米安·韦恩总是能在特定的一天的黄昏之时接到一个莫名的没有显示号码的电话,除了电音,嘀――再没别的。

 

“该死的格雷森,就喜欢这些无聊的恶作剧。”年轻的黑暗骑士咬咬牙,拨出了夜翼的私人号码……

 

一开始只是抱怨与谩骂,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中的某人笑了,另一个人也笑了,一边调笑对方的幼稚或是不够硬气,一边又言笑晏晏。

 

此后,那缕霞光总消弥在他们的笑声中。

 

“格雷森,为什么我们又笑起来了。”

 

“我怎么知道,是你先笑的吧。”

 

“明明是你想笑的。”

 

“哈哈哈,是吗?”








【如果希望这个是糖,就无视数字吧!】

评论 ( 7 )
热度 ( 31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