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怪诞小镇/dipbill】盗梦


【我的本意是写一只会卖萌的比姥姥,但是……】





Dipper走在森林里,凉风吹来,虽然是夏天,但莫名让人心慌。天色渐沉,Dipper却依然找不到回去的路,他抱着不久前找到的神秘日志,希望能够从这本怪异的日志里面找到走出去的方法,又是一阵邪风,像是被魔鬼操纵似的,猛地一吹,Dipper手中的书被吹走。

“不,等等!”男孩去追风中的书,跑向更加阴暗的深处。

这里几乎没有光,阴暗得让人发慌。Dipper小心翼翼地走着,嘎吱一下踩到了某个东西。

金色的光亮了起来,那是一个眼球,一个长着眼睛的黄色等边三角形,再仔细一点形容就是一个戴着高礼帽和领结,长着四肢和独眼的黄色三角形。

“Pine Tree,你猜到我的脚了。”它的声音带着电音,滋滋地像是有魔力一样。这个神秘生物塌着眼皮,幽怨地望着Dipper。

“你是什么东西?”Dipper被这个神奇的三角形生物吸引了,好奇地用手指戳了一下那颗发光的眼睛,小男孩的恐惧与孤独被好奇抹得一丝不剩。

“别别别别碰我,我是Bill Cipher,我是这个森林的守护神。”黄色的三角瞪大它的眼睛,金色的光芒更加强烈地驱散黑暗,两只黑色的线一样的手推开Dipper。

“守护神!”Dipper笑起来了,激动晕染在男孩棕色的瞳眸中,“那你一定能带我出去咯!”

黄色三角形生物瞪得大大的眼睛突然垂下,用电音滋滋地苦诉:“本来是这样的,带你出去只是小菜一碟,但是……但是……

“但是我的魔力被束缚了,一个该死的恶魔打败了我,把我囚禁在这里,”黄色三角形的手指着自己背后的裂缝,“你看,我现在什么也干不了!”

“那我可以帮你什么吗?”Dipper摸了摸Bill背后的裂缝,“我本来有一本专门写怪异事情的日志,但是被风吹走了。”

“是这个吗?”Bill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摸出一本书,那上面六指和三的图案让Dipper眼前一亮。小男孩欢喜地抱着黄色三角形:“就是这个,谢谢您,三角形先生!”

Dipper欣喜若狂,兴奋地翻着日志,不久便找到了一页:破解恶魔阻止的咒语,使用者必须与被使用者达成契约。

“三角形先生,如果我们签订契约,我就能帮你打破诅咒。”

Bill的眼睛闪了一下,很快就又黯淡下来了,两只手颓废地捂着眼睛:“不行的不行的……因为我已经不完整了,我现在只是一个残破的废神,除非……除非找到我剩余的碎片。”

“没关系,我会帮你,我的姐姐Mable也不会拒绝帮助一个这么可爱的神打破恶魔的诅咒的,我们会帮你。”Dipper笑得灿烂,抱起Bill。

Bill的眼睛闪着灵动的光,一时间那一线瞳孔竟然有柔软温柔的感觉:“你觉得我很可爱?”

“是的。”

“叫我Bill,Pine Tree,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说我可爱的人。”黄色三角形的低着眼睛,脸上甚至有几丝红晕,“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存在,就是你的姐姐也不想,把它作为我们的秘密好吗?”

“这样啊?”Dipper揉了揉头发,“好吧!”

Bill的眼睛闪闪发亮,一下子蹦到了Dipper的怀里:“Pine Tree!”

“我叫Dipper。”小男孩理了理帽子。

“我就喜欢叫你Pine Tree,这个世界只有我能叫你Pine Tree,Pine Tree,Pine Tree Pine Treeeeee!”

从此以后重力泉的小男孩有了一个秘密小伙伴,一只叫做Bill的黄色三角。

无疑,Bill的存在帮Dipper解决了不少困难,Dipper也越来越信任这个伙伴。Bill的碎片散落在许多地方,那是一些只有Dipper才能看见的黄色碎片。

有些在叔公的售货机下面,有些在Gideon的披风背后,甚至还有一些在Mable自制的布偶中……

“别碰他们,Dipper,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姐姐的话回响在男孩的脑海,但是他坚信那些布偶中带着Bill的碎片,他不会看错那些隐隐约约的金色光芒,那是属于Bill的。但是如果自己拿走Mable的布偶,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Dipper,Dipper……”姐姐晃了晃愣住的弟弟,“Dipper,你最近怪怪的。”

“大概是因为想得太多了吧。”Dipper望着Mable的布偶,那是他自己的模样。

“Dipper,姐姐不希望你不开心……呜呜呜,Mable,我最近怪怪的……”Mable一手Dipper布偶,一手Mable布偶,自言自语给弟弟表演布偶戏。

突然Dipper抓住Mable的手:“Mable,你可以把那个布偶送给我吗?”

女孩把布偶轻轻放到弟弟手中:“只要你开心起来。”

当夜,Dipper睁开眼睛,从床上起来,蹑手蹑脚地拿起Mable送的布偶,用剪刀指着……突然他想到Mable,那个不靠谱的姐姐,总是无厘头没逻辑,但是她爱自己。而现在,自己却把这亲情的礼物亲手拆解,男孩心头突然一痛。转瞬之间,他又想起森林里那个被禁锢的黄色三角,总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给自己卖萌,其实本质是个傲娇毒舌,但是Dipper很喜欢……

“不过是一个布偶,布偶坏了可以重做,但是Bill只有一个。”

Dipper还是狠心地拆散了布偶,金色的碎片从布偶里掉落出来。男孩欢喜地捡起碎片,打着电筒,向森林深处走去。

“快了,Pine Tree,我就要变得完整了。”Bill闭上眼睛,它的灵魂从更高的维度静静地看着此刻发生的一切。

有的东西是可以修复的,有的却很难,Dipper觉得他拆去的布偶是可修复的。他不知道自己当离开神秘小屋后,她的姐姐从暗处悄悄走出来,他不知道Mable为他的无知而流泪,泪滴在木板上,闪着月色的银光。



2

男孩打着电筒,寻找那个被禁锢的黄色三角。

“Pine Tree, Pine Tree,Pineeeee Treeeeeeee……”带着电音的滋滋声,无疑是Bill Cipher。

“Bill,我又找到一个碎片。”像是做了好事的孩子向大人要求奖励似的,Dipper拿着碎片笑着看Bill。

“Well well well!”金色的光闪耀着,碎片飞回Bill的身体,三角形的双手高高举起,“我觉得自己又强了一点。”

“现在还差多少?”

“还有,还有……”三角形故作懵懂,“一片!”它的眼睛张得大大的,双手举得高高的。“Pine Tree,我想我还有一个请求,”Bill用它大大的水灵的眼睛直直地盯着Dipper,两只细长的手搭在Dipper的肩头,“你可以,你可以,你可以……把身体借给我吗?”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真的好想体验一下当人类的感觉,Pine Tree,Pine Tree!”三角形扑在Dipper身上,不停地蹭蹭蹭,“我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完全恢复了,那个时候我就不用待在这个愚蠢的三角形里面了。但是我真的很多年没有操纵人类的身体了,就算用尽洪荒之力也想要感受一下当人类的感觉呢!”

“但是让你待在我身体里面,我自己的灵魂呢?不会变成三角形吧。”虽然Dipper真的喜欢Bill,但是那并不意味着自己能为了这家伙变成三角形。

“不会不会,你只是变成幽灵的状态而已。”三角形生物更加努力的卖萌。

“那我怎么回到我的身体?”

“这个吧,”Bill给了Dipper一个水晶球,“把它打碎你就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Dipper接过水晶球,而Bill的手上已经燃起了蓝色的火焰,“准备好了吗?Dear Pine Tree。”

男孩与黄色三角形做了交易,随即眼前一阵眩晕,然后他看见自己,正站在自己面前:“Bill?”

“是的,”被Bill附身的Dipper笑了笑,向Dipper招手。

“Dipper!”Mable站在Dipper身后,一脸厌恶。

“她怎么了?”Bill一脸迷茫地看着漂浮在空中的Dipper,“要不你去看看,你姐姐看上去很不开心。”

“不会吧,她发现了?”Dipper大惊失色,“我去看看。”

“去吧,兄弟,她看不见你。”Bill笑了笑,然后目送Dipper与Mable远去,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

Dipper跟着闷闷不乐的Mable,来到河边,女孩拿起石头打了一个水漂,很不幸,这个水漂打得超级烂,小姑娘缩在生气表情的毛衣里闷声抽泣。

“Mable,Mable,我很抱歉。”Dipper给Mable道歉,但是Mable听不见,他试图抱住mable,但是灵魂状态的Dipper直接就穿过了Mable的身体。

“Mable!Dipper!你们两个小崽子是不是拿了我房间的东西!”叔公在后面怒吼,看到伤心的Mable后,Stan有意放柔了声音问道,“Dipper呢?你们进了我的房间了吗?”

“Dipper,他最近怪怪的,大概是讨厌我了。”

“不,绝对没有!”Dipper反驳,但是没人听见他的声音。

“有人拿了我的东西,整整一箱子!”Stan说道,“有Soos守着小偷进不来,难道是Dipper?太不像话了!”突然,Stan想到了什么,“糟了!”他拉起Mable的手,匆匆跑回小屋。

“Dipper去哪儿了!”Stan怒吼。

“你们回来了!”Soos呆呆地笑着扫地,“Dipper,我刚才看见他进了自动售货机,哈哈,自动售货机里面居然还有密室,哈哈!”

Stan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其实Dipper也是,只是没人能看见他,他突然就懵了,Bill到底用他的身体干了什么!

Stan打开售货机背后的密室,带着Mable走了进去。

“天呐,Stan叔公,你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Mable惊讶不已。

“已经没多少了。”Stan面色铁青,因为他看见Dipper就站在他的面前,黑暗也无法掩饰男孩诡异的笑容与他手中的三本日志。

“Dipper!你干了什么。”Stan与Mable同时惊呼。

“Bill!”幽灵状态的Dipper想起了那个水晶球,他正要打破它,却被Bill抓着阻止。突然,一阵地震般晃动,Dipper对Bill大吼:“我那么相信你,你都干了什么!”

“我只是想要拿出自己的最后一片碎片!”Dipper现在才注意到这个电子风格的密室里,最中间的装置里闪着黄光,“如果是你,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对吗?所以我只好自己来了。”Bill抓住漂浮的Dipper,“你去看看那个纸箱子,去好好看看Stan的黑历史,你不敢想他到底是谁!”

Dipper看了那装着假身份证与证明stan死亡的报纸,他疑惑了,他不知道该相信这个附身自己又肆意妄为的生物还是连身份都无法确定的“叔公”。

一段咒语从Bill口中念出,幽灵的Dipper有了实体,Bill躲开愤怒的Stan,对Dipper叫道:“是时候揭穿Stan的真面目了,Dipper,告诉你姐姐,那个箱子里面有什么。”

“天呐,Dipper?”Mable还没有适应变成幽灵的弟弟,有得知了Stan叔公不是本人的消息。

“你是个恶魔!”Stan指着Bill大叫,“Mable,Dipper,我可以解释。”

“我会帮Bill。”Dipper心理是接受这个真相不明的叔公的,但是他也知道,Bill只有一个。

“我相信Stan叔公。”Mable护住Stan,对他的弟弟怒目相视,“你宁愿相信那个霸占你身体的恶魔吗?”

“我不在意他是神明还是恶魔,我知道他是Bill。”Dipper还是没有打碎Bill的水晶球。

又是一阵地震,金色的光更加强烈了,甚至包裹了Bill全身。Dipper被这突如其来的光刺激得眩晕,他回过神来,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他的面前站着Bill Cipher,除了那个浮空的黄色三角形,就是白色的无尽虚空。

“Stan和Mable呢?”

“已经没有了,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人了,我不会允许自己再犯下当初的错误,我不会再轻易仁慈了,Dipper。”Bill的手刺穿Dipper的身体,男孩渐渐消失。

“我错了,我那么爱你,都是假象罢了。”Dipper苦笑。

“是的,都是假象,一切都是欺骗,阴谋与假象,都是Stan潜意识的幻梦罢了。”Bill变成了一个金发的少年,那是Dipper心中Bill的模样,与Windy一样的纤细,“除了我对你的感情。”Bill在男孩额头落下一个吻,看着男孩消失在虚空中。

在Stan Pines潜意识的深处,一个本应消逝的幻梦破灭了,一个以记忆为基础的世界坍塌了,但是囚禁在其中的Bill Cipher却重获新生。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8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