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Dickdami】Touch(警察!Dick/刺客!Damian)

砰!硝烟尘起,警察们炸开这个被罪犯占领的银行,装着红外线扫描仪的狙击枪瞄准昏沉的室内。

为了提神,达米安咬了咬手背,他已经连续执行了好几天的任务,本打着消遣的主意接下了这个简单得和玩似的的暗杀,但是突如其来的警察让他缓和的神经紧张起来。“该死的条子……”少年咬牙切齿,那个无能的罪犯头子本是他的猎物,但是这群警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在达米安准备刺杀目标的时候爆破。

突如其来的巨石滚沙随尘灰轰然落下,就算达米安训练有素,也是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对这失控的发展竟然应接迟钝了。在急迫紧张的状况下,每分每秒都是衔接着生命线的。作为刺客联盟未来继承人的达米安深知此道,但是他也是一个孩子,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

一块沉石落下,将达米安的腿重重压住,疼痛随着涌动的血涌上大脑,达米安甚至听见了自己腿骨骨折的声音。糟了,达米安心想,他低估了这次暗杀的难度,连个手下都没带,自己深陷困境,目标却还活的好好的,这很可能成为自己一辈子的污点了。少年用力拖动石头,但是不行,这该死的石头。

一个手枪指着达米安,即使是在浓浓的硝烟中他也能感知到。可恶,无论是条子还是那个人渣目标,都不是好事。

“什么,小孩!”那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达米安感觉到腿上的石头被抬起,他的第一反应是给个这个倒霉鬼一个上勾拳,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巨石似乎压坏了他的神经,他现在动不了下半身了。

“小弟弟,你没事吧。”那声音有些细腻,又有些温情。达米安能感受到自己被抱起,被警服外套罩着,真是可耻,他可是达米安·奥古,刺客联盟的继承人,被一个默默无名的小警察这么抱着,他竟然没有反抗之力,哼,都是那个混蛋目标的错。除了在心中发泄暴戾,达米安现在也没法干别的,他的眼皮有些沉重,这个男人的胸膛又是这么温暖,他受不了睡意,终沉睡在对方怀里。

迪克把来路不明的少年带回了布鲁德海文警局,但是最近并没有家长报案说儿子不见了,而那个孩子一睡就是好久,好像这辈子就没睡过觉似的。迪克没办法,只好把这个男孩带回家,按照那群同事的话:谁让他捡回了这小孩呢?突发奇想地揉了揉少年的鼻头,却不想这孩子竟然醒了。

“你是谁?我在什么地方?”达米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住所,一时间思绪还没能与时间线接轨,他的身上没有束缚,得知对方不是仇敌,但是他的双腿麻木没有直觉……可恶,这种伤本该早早好了的,达米安想得太简单了,没有刺客联盟的高级医师与药物,这伤不知要养多久。母亲……塔利亚可能还在担心他……他必须回去。

“你在我家啊,你还记得不,你在银行被石头砸到腿了。”

达米安记得这声音,那个警察。

“我叫迪克,迪克·格雷森,你的父母呢?”

一个小条子罢了,没什么好怕的。达米安怨念地想了想,但是他现在走不动,装备也丢失了。如果要联系刺客联盟的人,势必要通过这个家伙。

“我想打个电话,给我母亲。”

铃声响了又停,没人说话。

“大概是没在?”迪克问达米安。

不可能!达米安知道,即使塔利亚有事,她的手下也会接的,唯一可能的是她遇到什么棘手事情。达米安忍住恼怒,他现在没法走路,还得靠那个小警察抱,更别说帮母亲了,不去添乱就算好了。但是达米安特别恼怒,他竟然如此无能为力。

突然他的鼻子嗅到一阵奶香,是牛奶麦片的味道。迪克端来一碗牛奶麦片,喂给达米安。

“我有手我自己吃!”达米安受不了这个,抢过麦片勺子就开始吃。途中,迪克还摸了摸他的头,问他名字。达米安不想告诉别人他的真名,他可以用那些乱七八糟的假名糊弄下……

“达米安。”破天荒的,达米安没有隐瞒,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这个警察用别人的名字称呼他。就当是对他救了自己的回报吧……

没法走路,也联系不上联盟,达米安只好整天窝在迪克的小窝里。他第一次开始接触一个9岁小孩该接触的一切:玩具,游戏,漫画,零食……迪克休假的白天总是会陪他打游戏,他们在手柄的哒哒声中欢笑,直到黄昏的最后一份光华消弥。

不得不说,迪克·格雷森是一个合格的大哥,他对小孩子很有一套,对于几乎没有童年的达米安也同样奏效。

达米安现在没法走路,他透过迪克房间的窗户去看外面的晨光,他像一只笼中鸟,莫名渴望自由。

迪克好像觉察了他的念头:“需要我弄来了一副轮椅吗?”

“滚,我才不要这种废人用的东西!”达米安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他才不要这玩意。

“我知道你想出去走走,达米安,我想帮你。”迪克摸了摸达米安的头。

“别碰我!”达米安推开迪克的手,“我走也是我自己走,我才不要这种次残品用的东西!”

“那你要我抱你出去走吗?”

“……”达米安突然红了脸,不知所措,“哼,那你抱我出去!”

而迪克笑了笑,把男孩横抱起来:“走,我们去玩!”

虽然达米安是一个孩子,迪克一直这样抱着自己也是挺辛苦的吧。但是迪克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疲惫,像是受惯了这样的事情。现在的警察的体质都这么强硬了?不,格雷森是不一样的,达米安想着。一向厌恶与人接触的他居然眷恋这个家伙的胸口的温度。

“格雷森,你不累吗?”

迪克轻轻吻上了达米安的额头。

如果可以,达米安希望这一刻不要流逝,他依恋此刻温情,胜过任何杀戮的愉悦。他不知道这清闲的日子会持续何时,但是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迪克最喜欢用麦片喂达米安。男孩投之以鄙夷的目光:“你的人生就只有麦片了吗?混蛋格雷森!”

“今天我加入了坚果和酸奶干哟,一定比昨天好吃!”

“重点明明是天天都是麦片。”

“这样最健康了啊。”

其实达米安并不介意吃的是什么,但是他总是忍不住找格雷森的碴。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才能坚持这样无趣的生活方式而不厌烦,就像自己一样,像自己一样……

达米安隐约感觉到格雷森对他有所隐瞒,每当深夜,那个混蛋就开始失踪游戏。起初达米安怀疑迪克去警局值班了,但是作为一个刺客,他深知一个警察的作息,就算布鲁德海文的警局再怎么黑,也不会这样压迫下面的小警察。

所以格雷森到底瞒着自己什么?晚上去赌博?约会?当卧底?还是随波逐流地干着肮脏勾当?

直到有一天,迪克带回了一个红发姑娘。

“可恶……”达米安嘀咕,从关着的门背后,他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声音,他们细声说着情话,腻歪在一起,达米安觉得自己发疯似的脸红,怒气与一种难以言喻的积欲涌上心头,该死的格雷森。他甚至能想象该死的格雷森和那个该死的女人体肤相接,互相亲吻与爱抚。他知道男女之间那些该死的勾当,但是他从未因此怒火中烧。

“该死……”达米安第一次觉得自己这样无力,这样弱小……他必须变强……他努力挣扎,咬着牙,从床上翻滚下来,摔在地上。

“迪克,什么声音?”红发女郎问道。

“我……我弟弟。”

迪克扔下女郎,打开房门,抱起摔倒的少年:“你怎么了小混蛋!”

达米安脸上残余泪痕,身体微微颤抖:“我,我做了一个噩梦。格雷森,别走。”这是达米安第一次为自己是一个孩子而高兴,他可以肆意的使用孩子的特权。男孩的余光看着红发女郎扫兴的眼神,暗自窃喜。

“今天就这样吧。”迪克还没有说完,女郎已经收拾东西走人了。

“混蛋格雷森,那是你女朋友?”

“不。”格雷森面色尴尬,虽然这年头小孩子早熟,但是谈论这种话题还是很尴尬的。

“哦。”达米安冷冷地说了一声,好像刚才的噩梦已经消散了,他又恢复成那个没心没肺的小混蛋了。

迪克把男孩的头抵在怀中,温柔地理顺对方被汗水润湿的发丝,他已经觉察到了,但是他除了装作若无其事还能做什么。他克制自己不去触碰达米安,但是他无法容忍自己在达米安无助的眼神前无动于衷。他知道,若是他想要保护那个孩子,就不得不触碰他。他知道,若是他触碰那个孩子,就无法对他无动于衷。

只是彼此的过客而已,他终究会离开的,他们都这样想着。

无法改变,这一天总会到的。迪克在客厅换上夜翼制服,他蓝色的目光盯着卧室的门,心想着那一天就快到了。达米安彻夜难眠,他的双腿已经可以弯曲与伸直,他就快能站起来了,他也就快离开了。

像婴儿蹒跚一样,达米安缓缓地走向那扇门,旋转把手,深夜的屋子黑得默然无语――格雷森不在。达米安拾起地上的警服外套,默默地拥抱格雷森残余的气息。“再见了,格雷森。”男孩最终恋恋不舍地放下它们,不再回首,离开此地。

夜翼藏在阴影里,目送少年的离去。

他们都以为自己是对方的过客,但是他们不知道,不久彼此就会再次相遇,而成为对方生命中无法分离的部分。

评论 ( 5 )
热度 ( 47 )
  1. 冥国坏鬼名士艹哭Damian 转载了此文字
  2. 拿坡里黄游离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