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Dickdami】雪豹(nc-17 摄影师迪克/猎人达米安)

【14 underage au】
【自行车】










潜伏在灰黑的裸岩背后,他踩在雪上,轻轻地,尽可能做到悄然无声。在他的镜头前,精密技术的层层透镜下,那只矫健的雪豹站在高山雪线上,淡金色的眼睛神采如炬,镶嵌着黑灰斑纹的光滑皮毛在晨昏的余光中闪耀高贵的光泽。它的肩胛骨高耸挺立,充满力量感的前爪蠢蠢欲动,沿着皮毛的银色光滑,漂亮的腰线几乎可以说是性感,至于那粗长有力的尾巴,撩人地晃来晃去,牵动摄影师的心扉。

格雷森摄影师感到下腹一热,欲望如同雪豹盯着岩羊的目光,带着刀背的残忍与血淋淋的欲望。他看到雪豹,不,他看到是那个少年,如若雪豹。

少年在高原独居,昼伏夜出,不用猎枪,不用子弹,最多戴上一把古老的藏刀。他像是一个猎人,骨子里透出阴狠的味道,他穿着黑色的棉衣,在裹着羽绒服的外人里略显得单薄。干练的神情与纤细的身体,强烈的对比让格雷森感到震撼。他不同别的猎人,粗鲁,没有教养。格雷森觉得少年的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高贵的气质,那是外表无法掩饰的,他比这些大都市来的外人要高贵得多。这个穿着粗衣的少年总是沉默,像一雪原的孤狼,更像是雪豹,雪原里的幽灵,优雅不失狠戾。

“你真的能带我们上山吗,你看起来太单薄了。”

“不想来就滚。”

即使队伍的多数人都反对让这个孩子带路,格雷森也一意孤行。他想看看,这个雪豹般的少年,仅仅是看着少年的背影也好。在厚重衣物的层层包裹下,该是怎样一般风景,凌厉的骨架,有力的肌肉,挺立的肩胛骨,性感的腰线……那不是雪豹吗,多么美丽。

“你叫什么?”

“达米安”

达米安,意思是驯服。多么适合他,格雷森想着。

雪豹常常出现在这附近,格雷森招呼助理搭好帐篷,而自己架好三脚架,静待美丽的主角。也许是天意,他们等了三天,别说雪豹,连岩羊都没看见。为了捕捉雪豹的影子,他们24小时全天待机,作为摄影师的格雷森几乎不睡,只在正午这种最难见到雪豹的时间短暂地打盹。

黑眼圈累积在格雷森的眼周,他有些神情恍惚,朝日的光打在冰壁上,凹凸不平的冰花所反射的白光让他眼前一花,他看到了雪豹,矫健优雅又残忍的高山幽灵。

雪豹缓缓向他走来,猫科动物优雅的步伐让他沉醉其中。掌印落在雪上,像白色落英,那只幼年雪豹淡金色的眼睛闪亮,比冰岩间折射日华的冰花更加动人。它高贵的背脊抖动,诱人的腰线扭动,它若化人,必是绝世佳人。

格雷森看到了雪豹变成了达米安,少年拿着罐头戳自己的脸,是因为自己的脸已经冻得麻木了吗,格雷森竟然觉得少年的罐头是温暖的。摄影师看着少年的眼睛,罕见的绿色,像翡翠,那一刻他特别想要按下快门记录下这双美丽的眼睛。

雪原高寒,耐不住格雷森这种性子的折腾,年轻的摄影师最终还是被拖进帐篷强制休息。

“如果我休息的时候雪豹出现了呢?”

“如果你死了你就再也别想看见它了。”

“看来你很关心我的死活。”格雷森先生趁机摸了一下达米安的脸,很嫩,很细腻,一点也不像高原养出来的孩子,倒是像富家大少爷。

“你想多了。”达米安并没有因为格雷森的调戏嗔怒,少年给摄影师倒了一杯水。

滚烫的开水碰到格雷森的舌头的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要哑了:“啊!”摄影师大口呼气,而罪魁祸首笑了,那种孩子气的灿烂笑容第一次出现在达米安脸上,格雷森想起来:是啊,他还是一个孩子。

年轻的摄影师一把压住少年:“嘿!小鬼头,你这算故意伤人。”

“是吗?雪原可没这规矩。”

仿佛魔怔了,他们第一次离得这样近,面对面,眼对眼,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闪电般侵袭他们,寒冷中,两人想要依偎彼此。

明明很冷,他们却褪下彼此的衣衫,互相抚摸。

格雷森看到了他梦中所想的身体,蜜色,细腻,瘦小却布着肌肉,可以说是精悍。在惊叹这副漂亮身子的同时,欲望烧上大脑,他抓住少年的头发,舔在对方的颈上。右手顺着胸肌抚摸,人鱼线,马甲线,充实的臀与干练的大腿……少年内侧的肌肉那么柔软,就像……就像雪豹的皮毛。

格雷森压住这只撩人的幼兽,将自己的欲望与疲劳尽情发泄,在充满热欲的喘息中,彼此步入高潮。

事后,格雷森睡去,那是他这些日子里最安心的一觉,他的睡颜甚至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收拾完一片狼藉的帐篷后,达米安看着他,那双翡翠似的眸子在黑暗中闭合。

事后,他们两都像失忆了似的,似乎那干柴烈火的一夜从未发生,一夜风流被残雪湮没,什么也不剩。

第五天,格雷森终于等来了他的雪豹。但是他看到了……达米安。

大型猫科动物优雅高贵的作派,矫健性感的身体,叛经离道的个性……达米安。

抓拍需要一瞬间,镜头才能捕捉灵魂。那一刻,格雷森看到了达米安,他精准地按下快门,他抓住了猎物之魂。

带着自己的团队,格雷森摄影师离开了雪原,不管他如何请求,达米安始终不愿跟他一起下山。

摄影师凭着一张雪豹的抓拍功成名就,这张照片带给他功与利的同时,也夺走了其他东西。

格雷森时常想起那个少年,达米安,他梦着那似有似无的一夜风流,他无法再被别人吸引,哪怕是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

他不只一次回到这里寻找达米安,但是一无所获,少年就像从未有过一样,那是他的雪原幽灵。

他常常想起达米安的话:

“我的灵魂在这里。”

但是他夺取了摄影师的魂。

格雷森吻了那只雪豹的眼:“达米安,我的爱人。”


评论 ( 11 )
热度 ( 56 )
  1. 冥国坏鬼名士游离 转载了此文字
  2. 浴火焚身游离 转载了此文字
  3. 拿坡里黄游离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