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Arkham Knight 】When the heart never cold(brujay )



当那声枪声破膛而出,金色的子弹击穿透明的钢化玻璃,杰森睁大他蓝色的眼睛,虽然铠甲可以保护他身体不被击穿,但是巨大的冲击波还是无法被抵消。伴随腹部的疼痛,他的身体随着破碎的碎片一起飞出窗外。

大地的引力拖拽着他的肢体,与飞溅的水花一起沉入水中。光影幻变在深蓝的水里,明亮的自然光流动在水面上,像一个无法触及的隐秘之门。

杰森试图抓住那游动的光,但是被沉重的铠甲束缚的四肢无法被浮力托起。他张开五指去遮挡那幻光,而那游动的光像是有生命似的,游鱼似的冲着杰森不断下沉的身体扑面而来。

渐渐的,游进他埋藏的记忆……好像幻影在永不停息的舞蹈,有什么画面出现在杰森的大脑……

“这可不是我第一次那么接近死亡,杰森。”布鲁斯拖着虚弱的声音,躺在蝙蝠车里面……



一个罪犯向他的腹部开枪了,那种特质的子弹穿透了他的黑暗铠甲,红色的血自黑暗骑士的身体里喷涌而出。但是蝙蝠侠没有太多迟疑,他反手就折断了那个罪犯的脊椎,随着痛感的蔓延,他也脱力的倒在地上。

杰森吓坏了,除了小丑,他第一次看到导师如此狼狈。他立刻找出了止血药和绷带,他的手为了止住导师的血而染上了血的猩红。他是如此紧张,冷汗渗透出他的皮肤,焦虑湿透了他的黑发,把所有的希望都桎梏在他的蓝色的虹膜里。

杰森抱着他的导师,搀扶他回到蝙蝠车上。那些叛逆的猩红无法抑制的漫上白色的绷带,带给杰森巨大的恐惧感。再此之前,他从未觉得布鲁斯离死亡如此接近。再此之前,他从未觉得自己离绝望如此接近。

“阿尔弗雷德,带一些有凝血功能的药过来。”布鲁斯对着对讲机虚弱的说道,“子弹上有一些……破坏凝血因子的物质……”

杰森趴在布鲁斯的身上,用自己的手堵住布鲁斯血流不止的伤口。

“partner。”杰森的声音几乎带着颤音,泪水划过他面具下的脸。

布鲁斯抱住杰森,把他按在自己怀抱里。他黑色的手穿过少年柔软的黑发,一点一点安抚惊恐的少年说:“这可不是我第一次那么接近死亡,杰森。”

布鲁斯把杰森的手从自己腹部拿下来,说:“没用的,止不了血。”

杰森跨坐在布鲁斯身上,用染红的手卸下导师的面具,直直的盯着布鲁斯灰蓝的眼睛,无法凝结的血红涂在布鲁斯的脸上。杰森的头抵着布鲁斯的头,他带着哭腔轻声祈求:“不要死,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我答应你……”布鲁斯说完,便陷入了虚弱的梦中。

杰森看着昏迷的布鲁斯,小心翼翼的,他偷偷亲吻了布鲁斯的唇,此时,他的唇是那样冰冷,像是无尽深渊里托他下沉的无情海水……



杰森讨厌冰冷的水下,黑暗,无助,那种孤独让他窒息,濒临死亡,他虚弱的挣扎,多么希望有谁能抓住自己的手……



布鲁斯抓住了杰森的手,把他的罗宾从冰冷黑暗的海水里抱出来。杰森还在不断的呛咳,把那些该死的液体从肺里咳出。

布鲁斯把杰森湿冷的身体抱在怀里,黑色的披风搭在少年的身上。

其实杰森已经清醒,但是他还是假装自己依然虚弱,他想要尽可能的延长自己依偎在布鲁斯怀里的时间,好像他们永远也不会分开。

透过虚掩的眼皮,杰森看到布鲁斯为他担忧的样子。老家伙永远不会把表情写在那万年不动的冰山脸上,但是杰森感觉得到他的体温正在升高,他的手紧紧握着杰森的手,那是他在担忧他的助手,他的孩子。即使被冰冷的水包裹,杰森只要看到布鲁斯,一切疼痛都云散烟消……



如果有谁能抓住杰森的手,将他从这冰冷的地狱救起,他会感激不尽……可惜没有……

但是,他不能死,他还不能死。那些被束缚的力量挣脱出来,杰森挣扎着游上水面。他的生命不能终结在冰冷的海水里,他害怕那冰冷永远腐蚀他的魂魄。

一个利落的动作,罪犯被杰森踢倒在地。杰森的脚重重的踏在罪犯的胸口,黑色的手枪抵着他的咽喉。

“蝙蝠侠已经死了,你是谁?”那个无名的罪犯颤抖着问。

“red hood”

枪声响起,溅起一片沉重的红色,隐藏暴力的义警头套下冻坏了的心。

取下头罩,杰森换上日常的红色卫衣,戴上兜帽,掩藏住脸上的烙印与胸口铠甲上红色的蝙蝠。残忍与暴力成为他掩饰自己伤痛与爱的伪装。

冰冷的雨淋在这个灰暗的城市,却无法洗涤她的污秽与血迹斑驳。透骨的寒雨侵蚀着杰森的身体,湿透了青年的外衣,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自顾自的走在哥谭的大道上。

复仇的烈焰几乎消耗了他全部的热量,杰森觉得自己仿佛一片余烬,在凄凄凉雨中孤寂的自我腐朽。

他这样想着,想着……几乎没有注意到前面打着黑伞的男人。

那个男人停在杰森面前,黑色的雨伞打在杰森头顶。

幽灵也好,鬼魅也好,就是虚无的幻影与错觉也好。杰森看着面前的打着雨伞的布鲁斯,他再也无法容忍自己逃避自我本能的爱。

没有等到杰森下一步动作,布鲁斯扔下了伞,抱住他的遗失多年的孩子。雨水飞溅在他们相互紧抱的身体上,一切冰冷都不再冰冷,他们的心都不再冰冷。

布鲁斯脱下他黑色的西装外套,搭在杰森的头顶,自己穿着湿透的白色衬衫,对杰森说:“杰森,回家了。”



【游离式吐槽】

最近又刷了一次红头罩之下,莫名想吃刀子,大概是因为我心灵深处住了一只抖m吧!

评论 ( 5 )
热度 ( 61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