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终夜】Hypatia修改版(终夜 终极人/夜枭)

02.26修改版本

   
    〖基本设定用的重启之前的反物质地球(新52的才能叫三号地球),《两个地球的危机》衍生。〗

   
    〖补完《2号地球》之后,感觉之前果然有点ooc了(其实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ooc),稍微改了一下。吐槽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漫画里的夜枭和动画里的感觉有点不一样……漫画里的那只能是偏执中二吧,没有动画里那只病娇自毁那种感觉……这么说了夜枭的病娇度是:两个地球的危机>新52邪恶永恒>2号地球〗

   
    〖我就是喜欢重启前(自毁倾向)的夜枭大大〗
   
   

    〖补下设定:反物质地球〗
    终极人:克拉克·肯特,本来是个宇航员(普通人),但是在宇宙里被改造成了终极人,之后对权利的依赖让他心理扭曲。
    夜枭:小托马斯·韦恩,韦恩家长子,因为母亲和弟弟被警察枪杀,反对作为警察的父亲而成为夜枭。
   
   

   
    这里很静,静得可以听见翻动书页的声音。暖黄的自然光下,木质的书柜散发古朴与沉重的香气。每个人都缄默不语,让光载着文字进入瞳孔深处。知识在大脑中被反复咀嚼,充实的感觉使虹膜放松了一下,放大的瞳孔给人迷人的感觉。
   

    克拉克·肯特盯着那个看书的男人,他已经连续观察他三天了。他承认,那个人认真阅读的样子很美,很优雅,他不自觉的被那个男人吸引住。那个男人和图书馆古朴的木质书架有着同样的魅力。

   
    克拉克终于鼓起勇气去向那个男人搭讪,但两手空空让他觉得有些不适合,于是他从旁边的书架上取出一本《圣经》,至少那让他看起来更有思想。
   

    “嗨,我是克拉克·肯特,可以认识一下吗?”
   

    “小托马斯·韦恩。”

   
    “我看您经常在这里看书。”

   
    “精神需要,您呢?”

   
    “职业需要。我是宇航员,未来的。”

   
    “是吗?您喜欢《圣经》,是基督教徒吗?”

   
    “不,其实……我更喜欢天文学,但是有时候不同的领域可以给你带来不同的体验。比如,有时候,我会用不同的目光来观察头顶的天空。”

   
    克拉克看了一眼托马斯,他深蓝的眼睛盯着他,他从对方的黑色瞳孔里,仿佛看到无尽的宇宙。

   
    “您呢?在读什么书。”克拉克询问托马斯。

   
    “真巧,这是关于一个女人的故事。”

   
    “噢?”
   

    “一个发明天文观测仪的女人。”

   
    “噢,那真是巧了,虽然我还不知道她到底是谁,您可以跟我说说吗?”
   

    “希帕提亚*。一个数学家的女儿。”
   

    “她一定很厉害。”

   
    “是啊,但是她死于基督教徒的迫害。”

   
    托马斯看了一眼克拉克手里的《圣经》,他垂下眼,眼睛里似乎有一闪而过的伤感,但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她是一个女学者,一个异教徒。暴乱的信徒把剥的精光她拖入教堂虐打致死,然后分尸焚烧。”

   
    “她真是可怜。”

   
    克拉克觉得有些悲伤,当他回过神来,看到托马斯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像是要从瞳孔里挖出他的灵魂。克拉克觉得自己在那种目光下一丝不挂,他被看得完全透彻。
   

    “是谁谋杀了希帕提亚?”

   
    “我不知道。”

   
    克拉克想回答说是暴乱的教徒,但是,他又觉得不对,他看着托马斯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失去了说谎的能力。

   
    “您觉得受到谋杀的仅仅是一个女人?”

   
    “难道不是?”

   
    “不,不要把她看作一个单纯的个体。”

   
    托马斯主动靠近克拉克,他看着克拉克的眼睛,好像握住了克拉克的灵魂。托马斯在向他传递一种意识,一种脱离常人思考的意识。

   
    “她独自一人,在基督教徒中守望着自己的信仰,她在上帝的压迫下研究科学与真理。她是智慧。”
   

    “的确。”

   
    “人类为了给谋杀智慧寻找一个恰当的理由,可以将智慧说成撒旦的毒蛇*,或者是诱惑主教的女巫。”

   
    克拉克点了点头。托马斯的脸近一步靠近克拉克,克拉克觉得自己无法把目光从他的眼睛里移开。

   
    “智慧是什么?”
   

    “我不知道。”
   

    “它是人类待在伊甸园的绊脚石,是染黑纯洁灵魂的剧毒,是来自地狱的恶魔的邪恶礼物。是谁给那些词下的定义,是谁说上帝代表正义,撒旦代表邪恶?又是谁说正义是对的,邪恶就该被抹杀?是谁一边为了欲望参与谋杀,一边说着自己是为了上帝?最后一个问题,谁是上帝?”
   

    一连串的询问冲击着克拉克的脑神经。
   

    “我不知道,但我不信上帝。”
   

    克拉克看的托马斯的嘴角闪过一丝微笑,他看着托马斯,他看不穿托马斯,但是那样的托马斯就像穿着七层纱裙的犹太公主莎乐美*一样迷人,朦胧迷醉,他想脱去他的七层纱,他想抚摸他的身体,他想在他的身体里爆发他本能的欲望。

   
    “克拉克先生,您想成为上帝吗?”

   
    托马斯的手触碰他的脸颊,他看着他的眼睛,他似乎连行动的能力都失去了。克拉克记得托马斯的指尖划过他的皮肤,不知是肌肤的接触还是托马斯磁性的话语,他如若浴火,他觉得自己的脸似乎都红了。
   

    看到克拉克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托马斯笑了。托马斯不喜欢笑,但是挑衅这个一脸正直的男人让他觉得有趣。
   

    “其实,可以给我们万能的天父换个简单易懂的名字,比如,权利?”
   

    托马斯的眼睛看向克拉克的胸口,克拉克觉得自己的皮肤都被他的目光融化,他感觉托马斯的眼睛盯着他跳动的心脏,他感觉托马斯掌握着他的脉搏。
   

    “他拥有创造的权利,比如,亚当夏娃。他拥有毁灭的权利,他让人类失去乐园。他拥有审判众生的权利,为什么?”

   
    “大概……因为上帝是智慧的?”

   
    克拉克试着说出大多数人会说出的话语,而托马斯似乎有些失望。托马斯摇了摇头,他的食指指着克拉克的唇。

   
    “不对,克拉克先生。上帝说,智慧是邪恶的。撒旦派来的毒蛇诱惑人类吃了智慧果,那是他们的原罪……”

   
    托马斯第三次笑了,他的指尖在克拉克的嘴唇上轻抚,他的眼睛盯着克拉克。也许,托马斯就是撒旦的毒蛇吧,克拉克想着。但是克拉克还是无法把目光从他的眼睛里移开。
   

    “不过,如果上帝说智慧是恶,那么我们可以说纯白的上帝没有智慧,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只是巧妙的让人忽视这个问题。”
   

    托马笑得让人恐惧,却又让人着迷。他的声音像海妖塞壬,他无法自拔的陷入他的深海。
   

    “他不是没有恶,他只是藏起了恶。他害怕具有智慧的人类,所以剥夺他们的永生,他恐惧他们会取代他,他让人类失乐园。”
   

    “可这和权利又有什么关系?”
   

    克拉克试图逃离托马斯设计的思维黑洞。
   

    “智慧会创造权利:创造的权利,毁灭的权利。其实无关善恶,这个世界只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区别。上帝,撒旦,都是一路人。只是他们相互对立着罢了。告诉我,克拉克,你愿意成为上帝吗?”
   

    “我……我不知道。”
   

    毒蛇咬住人类,将他的毒液自毒牙慢慢渗入人类的血液。那是一种神奇的毒,麻木了神经中枢之后,释放某些化学因子,给人一种愉悦的错觉。

   
    “克拉克,人类与上帝的区别是什么?”

   
    “一个是真的存在,而另一个是虚幻的?”

   
    “不,一个具有物理的肉体,而另一个是纯粹的精神。神,人,都是一样的,追求这掌握全局的那种至高无上的感觉。”

   
    克拉克觉得自己无法反驳。

   
    “所以,谋杀了希帕提亚的,是人类。为了权利,他们会自相残杀。”
   

    托马斯说完最后一句,克拉克发现他们的身体几乎要靠在一起。不知为何,克拉克想要亲吻他,托马斯像罂粟一样,让他无法自拔。
   

    “那么希帕提亚又算什么。”
   

    克拉克看见托马斯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他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某种感情。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托马斯明白,智慧和权利是相似而不同的存在,但是他故意混淆了克拉克的思想。他想看着他陷入那个黑洞。

   
    如果有什么能让神明恐惧,那大概是智慧吧。权利的掌握者总是不遗余力的希望把智慧斩草除根,然而,在古老东方某个的帝王焚烧不合政治的书籍之后,在智慧宫经典的墨水染黑了底格里斯河之后*,在希帕提亚被疯狂的教徒虐杀肢解之后……智慧还活着。但是,对于托马斯而言,那已经失去了意义。


   
    托马斯回忆起某个夜晚,两声枪响,他看到母亲和弟弟在血泊中永远沉睡,而自己的父亲拒绝去为他们谋求正义。

   
    就像希帕提亚,被残忍的杀害,还被当做邪恶的魔女侮辱。因为教徒掌握着权利,抹杀一个威胁是那么容易。而希帕提亚的学生没有一个敢出来为她正名。

   
    伟大的韦恩警长,为无数人讨回了正义,却拒绝为他被同僚杀死的妻儿复仇。而自己,没有权利的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变成墓碑,变成尘土。那一天,小托马斯·韦恩明白,其实自己一无所有。
   

    他看到了罪恶,邪恶与堕落,他也看到了所谓的正义,光明与救赎。小托马斯失去了家,仇恨的种子在他的心中发芽。他仇恨罪恶,但更仇恨正义。他的一生,将为了向他正义的父亲复仇而活。

   
    善与恶,仅仅是为了对立而存在,既然他的父亲是善,那就让自己为恶好了。既然他的父亲是上帝,那么他就要成为撒旦就好了。
   

    他学会犯罪,学会杀戮,学会冷漠的面对死亡的目光,他的灵魂只剩下憎恨。

   
    他憎恨人性,他憎恨人类,他憎恨自己。
   

    “反正,迟早都会毁掉。”小托马斯对他杀的第一个家伙说道。
   

    小托马斯已死,只留下活着的夜枭,黑夜里的犯罪之王,他掌握着那种权利,毁灭一切的权利。他憎恨上帝,他憎恨罪恶,但他让自己成为了罪恶的上帝。
   

   
   
   
   

   
    合上那本书,离开了图书馆,托马斯来到那座教堂。

   
    “神父,我要向神祷告,我又引诱了一个人走向堕落。”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有人堕落。”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杰森,你相信上帝吗?”
   

    “我相信撒旦。”
   

    “可那又有什么区别。”
   

    托马斯和神父对视而笑。
   

    “反正,迟早都会毁掉。”



   
    当克拉克·肯特成为终极人,他迷恋上那种拥有权利的感觉,那种成为上帝的感觉,就像他迷恋夜枭比宇宙还漆黑的瞳孔。他迷恋夜枭的身体,在杀人后,在血迹中,在堕落是深渊里,他脱下夜枭的头罩,凝视他的眼睛,亲吻他的嘴唇。他不再是夜枭,他也不再是终极人,他们只是托马斯和克拉克,撒旦的门徒。
   

    托马斯骑在克拉克身上,亲吻从旁边的尸体上挖出来的眼睛。像是嫉妒似的,克拉克吻上托马斯的唇,他惊奇的发现对方的瞳孔涣散*,和那颗血淋淋的眼睛差不多。
   

    “我想要疼痛,我想要快乐,我想要你,克拉克。”
   

    托马斯的眼睛有魔力,一旦走进去,就再也无法出来。

   
    “Sure,my belladonna.*”克拉克回答托马斯。
   

   
   
   
    当犯罪辛迪加来到所谓的正物质地球的时候,夜枭一个人去了墓地。他跪在韦恩夫妇的墓碑之前,自从他的母亲和弟弟死去后,他的眼里第一次流下眼泪。
   

    “既然正义已死,邪恶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二元对立仅仅是为了突出他们的存在罢了。不过,那有什么关系。正义或者邪恶都是一些无谓的错误,既然所谓的神制造了那么多错误,就让我来修正他吧,反正我就快成功了。”

   
    夜枭不知道终极人一直在躲在后面看他。终极人不会明白夜枭的脑子里装的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夜枭内心里悲伤。

   
    在夜枭回去的路上,终极人拦下了他。终极人的拳头打在夜枭身后的墙上,裂痕自墙体蔓延开来。

   
    “托马斯,我知道。别以为我会一直这么纵容你。”

   
    “你能知道什么?克拉克,你觉得自己能管住我?”
   

    夜枭取下头罩,注视着终极人的眼睛。他的手抚摸着终极人的脸颊。
   

    “也许终极人可以管住夜枭,但是克拉克永远不能管住托马斯。我们是共犯,从我们相识那天开始。”托马斯说完,咬上克拉克的嘴唇。

   
    他们拥抱在一起,克拉克便完全忘记之前要质问的内容。
   

    “一起都在计划中……我就快修正这个错误了……”托马斯又在自言自语。
   

    克拉克不愿意去思考所谓的“错误”,托马斯的语言里有着无数古怪的陷阱,越思考就会越发让人沉迷。这种时候,克拉克只好看着他的眼睛。
   

    他在他的瞳孔里看到希帕提亚的残肢,他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上帝的墓志铭,他一直以为那是他是幻觉,他以为他们都是撒旦的追随者。

   
    他以为是那样,直到夜枭带着核弹去了起源地球。他突然明白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对话,他明白了托马斯眼睛里那种异样的感情。

   
    小托马斯·韦恩从来不是撒旦的门徒,他是希帕提亚尸块组成的复仇者,他从坟墓里爬出,向着每一个人类复仇。他一直凌迟着自己,在精神和肉体的疼痛中疯狂的计划着自己的毁灭,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终极人感到恐惧,他没有盯着托马斯的眼睛,他依然恐惧。托马斯在他的脑子里。

   
    蝙蝠侠回来了,世界没有毁灭,他知道夜枭死了,连尸体都没有,在核弹中化作虚无,但是终极人还是无法忘记他的眼睛,他比宇宙还黑暗的瞳孔。因为他在他的脑子里。

   
   
    为犯罪辛迪加专制的监狱被强行打开,夜枭,或者是穿着夜枭制服的男人拿起他面前的蓝氪石,散着蓝色光芒的氪石抵着终极人的眼睛,映着蓝光的蓝色虹膜,因为紧张而收缩。
   

    “你是谁?”

   
    “希帕提亚。”

   
   
   
   
   
    〖注解〗
    希帕提亚(Hypatia):数学家席昂之女希帕提娅。基督徒间谣言,他们说席昂之女是罗马官方与大主教之间握手言和的唯一绊脚石。希帕提娅被从她的两轮车中扯出,衣物给撕得稀烂,一路拖到教堂,并遭礼拜朗诵士彼得(Peter the reader)、一群蛮人与残忍的狂热分子们,以徒手毫无人性地屠戮致死,尖锐的蚌壳将她的肉从骨上刮下,还在颤抖的断肢则被投入火中。正义的调查与惩罚最后因适时奉上的礼物而作罢,但希帕提娅的谋杀案,已在亚历山大的西里尔的人格与信仰上,印下无法拭除的污点。
   
    蛇:《圣经》失乐园那一章,撒旦派蛇诱惑亚当夏娃吃智慧果。
   
    莎乐美:犹太公主,美貌惊人,会跳七层纱舞(把身上的七层纱一件件脱去,就是脱衣舞),爱上圣人洗约翰,而杀死他。莎乐美有爱欲的象征。
   
    秦始皇焚书坑儒大家都知道。
   
    公元1258年冬天,旭烈兀汗率领的蒙古大军洗劫巴格达,使得这座城市及其中居民饱受劫难。“智慧宫”惨遭洗劫,其中藏书被扔进底格里斯 河,据说,蒙古人劫掠完毕之后,底格里斯河已被 墨水染成黑色。
   
    散瞳:瞳孔涣散,死人因为肌肉放松会瞳孔涣散。
   
    belladonna(颠茄):一种可以入药的植物,有毒。颠茄名字的英文含义是美丽的女人,颠茄含有阿品脱,可以使人瞳孔涣散。
   
   
   
    〖关于这个故事〗
   
    首先我申明,我对基督教觉得没有偏见。关于圣经的理解都是我的脑洞,我的锅我自己背……其实这篇里面,上帝,教徒,撒旦,蛇什么的都是在隐喻啦,我保证我没有黑基督教的意思……都是因为要表现夜枭那种病娇的思维方式。
   
    这篇里的杰森还是夜枭的利爪设定,因为神父梗很萌,所以就让他兼职神父好了。其实原作里面神父是咯噔……但是我作为一个桶厨,有不写桶不爽综合症。
   
   
   

   
   
   

评论 ( 9 )
热度 ( 74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