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双重幻觉(brujay 钟桶 有阿卡姆骑士剧透)

〖再次注意:本文涉及漫画阿卡姆骑士起源剧透,brujay  钟桶的部分比较靠后〗

        『冰冷的两栖动物皮肤,密集的变异肌肉蛋白,它们组合的拳头重重的打在少年的脸上。』

        “Mr.Snake,你的罪是什么?”年轻的神父对伤痕累累的养蛇人说道。

        “我有罪,我有罪,我收那些黑道的钱,把蛇毒卖给他们,我毒死我的邻居,这样就没有人揭发我的罪行……”

        “Mr.Snack,神会宽恕你的罪。”年轻的神父说着,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

        『那个肥胖的军火贩子挥动手杖,钝器重重的落在少年身上。凌虐的快感洋溢在他肥肉纵横的脸上,令人作呕。』

       “Mr.fire,告诉神你的罪孽吧。”神父望着倒在地上的狙击手。

        “我的罪,我杀人,许多,我用他们染着鲜血的钱买军火,就是那只企鹅,然后用崭新的枪械杀更多的人,有钱人,我记得我杀过一个漂亮女人,噢,她可真美,我用一颗可爱的子弹就崩了她的漂亮脸蛋,可惜我再也看不到她了……”

        “好了,Mr.Fire,你的罪孽神已经知晓,仁慈的神会宽恕你的。”年轻的神父知道,两眼空洞的狙击手再也看不见别的东西。

        『“正面就打你,反面不打你。”一半人脸一半鬼面的罪犯抛起手中的硬币,硬币落在罪犯手里,然后少年眼前出现他扭曲的笑脸,和数不清的拳头』

        “Mr.Law,向神告解吧。”神父对跪在地上了警察说。

       “神父,我有罪。我是个黑警,我收钱,放走被抓的囚徒,抓捕无罪的无辜者。我背叛自己的同伴,用枪打爆了他的脑袋……”

        “好的,神已经知晓,你会得到谅解的。”神父转身离去。

        『绿色的液体在那个怪物的体内流动,非同常人的拳头打在少年身上,捆绑少年的木椅子被打碎在地上,混合着支离破碎的木屑,还有少年裂开的肋骨。』

        “Mr.Fist,向神说出你的罪吧。”年轻的神父对断掉十指的黑市打手说道。

        “我为了金钱抢劫身无寸铁的路人,然后把他活活打死。我为了老大的赏识,打死他的对头然后剁了喂狗。……”

        “够了,Mr.Fist,神会宽恕你的罪。”年轻的神父合上眼,长长的睫毛仿佛在颤抖。

       『“你知道刀刃划过肌肤的快感吗?可爱的小知更鸟。我每杀一个人就会感受一次呢。”那个男人微笑着在少年的脸颊上留下利刃的吻痕』

       “Mr.Knife,神想知道你的罪孽。”神父冷冷的看着抽搐的男子。

       “呵呵呵,我的犯罪最完美了,哈哈哈哈,我谋杀了我的女友,我把她的尸体切成肉末前还和她来了一发,嘻嘻,她叽叽喳喳的小嘴再也不能发出任何鸟话……”

        “好了,神……会宽恕你的。”神父转身不去看口吐白沫的变态杀人狂。

        『“抬头。”他抬起少年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你会这样一直盯着他吗?”他手指的药剂从少年的颈部渗入动脉,载着毒药的血红蛋白顺着动脉流入大脑皮层。药物分子盗取了海马体内的记忆,然后描绘出少年最害怕的画面,再控制视神经,把它铺设到少年的视网膜上。』

        “Miss.Drug,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罪恶。”神父蹲下来,抚摸那个不断颤抖的女人,试图让她平静下来。

        “神父先生,我有罪,求你……我吸毒,为了毒品我倾家荡产。没有钱的时候,我会拐卖儿童来挣钱,我把他们卖给那些恋童癖们,有女孩也有男孩,哥谭从不缺变态,我知道他们很可怜,有的甚至被生生虐待死,但是我需要金钱,我需要毒品……”

        “小姐,神会宽恕你的罪过。”神父站起,走向下一个告解者。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啊,让我回忆起初次见面时你给我的那一拳。”暴徒的拳头落在少年的左脸,殴打少年脸上不久前烙上的烙印上。』

        “Mr.Friday,告诉我,你的罪过,祈求神的谅解。”神父面对着鲜血淋漓的男孩。

        “我的罪,我杀了我的女友,因为她在那个黑色星期五甩了我。我总在星期五杀人,这像是一种仪式,一种祭祀。因为我讨厌那一天,我讨厌那些人类,像我这样的从犯罪巷走出的人本来就无可救药……”

        “神会原谅你的”神父说完,像是陷入某种回忆。

        『仿佛噩梦,不!比噩梦更加可怕。 小丑邪恶的笑着,端来长满蛆虫的食物,强行塞入少年的喉咙;他邪恶的笑着,把烧红是烙铁按在少年了脸上,留下噩梦的痕迹“J”;他邪恶的笑着,用撬棍虐打少年每一根骨头。

        “有人吗?Batman?你来救我了?”

        “Batman,你在哪里?”

        “Batman?”  
        
        无数祈求的话语被黑暗吞没。他反抗过,他谩骂过,他拖着咳血的身体,被折磨到死亡的边境,依然相信着他的骑士。

         当小丑拿出那张照片,黑暗骑士的身边又有了新的罗宾。痛苦粉碎了少年的内心,打碎了他灵魂的镜子。他的精神像《哭泣的女人》*,崩坏得支离破碎。肉体被生生摧残六个月的少年最终崩坏了。

        他的信仰坏掉了,他的心理坏掉了,Jason Todd坏掉了。』

        年轻的神父把最后一只针管扔进垃圾桶,走出这座弥漫着血腥气味的教堂。

        『“你最讨厌的人是谁?”小丑邪恶的笑着。

          “Batman。”他绝望的说出那个名字。』

         “To be or not to be?*”神父望着黑暗的夜空,罪恶的哥谭就像被神遗弃的失乐园。

         『“你要成为阿卡姆的骑士”Harley Quinn告诉他。

        “现在还不算太晚。”batman告诉他』

        “不,太迟了。”神父按下手中的控制器。

        『Wayne家宅在爆炸中坍塌,结束了哥谭王子的传奇经历,也结束了黑暗骑士的正义一生。木头断裂,石头坍塌,玻璃破碎,帘布撕裂……爆裂,爆裂,废墟之中,骑士陨落。』

        教堂在爆裂声之中轰然坍塌,结束了罪恶的生命。血与肉的献祭,罪与罚的判决。死神会宽恕他们罪恶的灵魂。

        丧钟到达那里的时候,看的的只有一片废墟,和微笑的神父。但是事实没那么简单,空气中弥漫着大量LSD*。

        『“Jason,回家了。”黑暗骑士呼唤他的小助手。』

        “Bruce,我们回家吧。”神父温柔的抱住眼前的佣兵。

        “Jason。”丧钟抚摸青年的脸,他满是伤痕的脸,那些带给他痛苦与折磨的伤痕如今却像不存在似的。在此之前,丧钟以为青年只有在睡梦中才会露出这样温柔的表情,才会深情的呼唤那个名字。他将青年横抱起,亲吻他额头前的碎发。

        “Jason,我们回家了。”

        『Bruce闯进阿卡姆疯人院,将伤痕累累的Jason横抱起,亲吻他额头前的碎发。

        “Jason,我们回家了。”』

〖注解〗
        漫画 阿卡姆骑士起源03里jason被小丑抓住后,小丑把他送给疯人院里面每个犯人玩一个月,漫画里说了有鳄鱼人,企鹅人,双面人 ,贝恩 ,稻草人,那个杀个人就在自己身上画一刀的忘了名字,日历人,他们都虐待过jason。

        漫画起源04里面说过阿卡姆骑士这个名字是哈莉起的。

        漫画起源05里面最后把jason从阿卡姆里面救出来的是钟叔,是钟叔!

        《哭泣的女人》:毕加索的油画,该作品刻画了一位极其悲伤的女人,悲凄的命运和感情由粗放的颜色和劲利的笔触反映出来。人物的眼睛、嘴唇、鼻子似乎杂乱无章,支离颠倒,具有常人难以理喻的特点。这个哭泣的女人,名叫朵拉·玛尔的女子,起初佯装不知,继而隐忍,后来偷偷地哭泣。

        To be or not to be:是生存还是毁灭?出自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

        LSD:一种致幻剂,注射或者服用的人会产生幻觉,导致强烈的倾诉欲。过量使用会导致口吐白沫甚至死亡。有军方把这种药物作为刑讯逼供的用品。

        『』部分是jason的回忆,最后那里是jason的幻觉,其余部分是现实。

       

      

评论 ( 22 )
热度 ( 88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