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游

【Batfam】传染性妄想症


(欠塔塔的债) @0yongyong0

普通人au(tan90°)


数以万计的生物都在呼吸着,无论是中规中矩还是怪异奇特的家伙,都在呼吸同一片空气。

啊,谁能保证这共用的大气中没有什么病毒。

天花,炭疽……有些在历史中灭绝,有的在不知名的角落隐藏。它们的威力早已被历史论证,随着这些可怕的反人类病毒而来的,是无尽的死亡和恐慌。

它们复制着基因,代代更新,他们不死,不死。

而今,我发现它们有种新的遗传方式,比先前任何一种都可怕。那些在大清洗中苟活的病毒很可能发生了某种变异,也可能是某个邪恶的科学家通过基因实验让他变成这样,也许它是从某国国家的机密实验室里面泄露出来的,我很恐慌,战战兢兢,心神不宁。

因为那病毒的宿主就在我的身边,哦,我的兄弟,他正大口地咬着热狗。看呢,那病毒已经把他摧残到什么样子了,我可怜的兄弟,你的眼变得这么让人厌恶,我几乎忍住不要朝你挥拳了。就像他和我挥拳打架一样,我特别想和他打一架。这该死的小子!

那种变异病毒入侵了他的大脑,让他疯魔,让他好斗。虽然我的养父和我的某位兄长,总会说这家伙小时候是个小不点儿,但是我不得不抱有质疑的目光,毕竟现在我面前这个男人可有两百磅重量了。

也许是那病毒寄生的副作用吧。

我在观察他。他吃完热狗之后就拿起来手机和他的同伴聊天,我听到他们讨论一些当地黑帮的秘密,还有枪械和子弹,如何才能最快制服敌人……这群暴力的家伙,要不是我知道病毒还不至于把他变成一个恐怖分子,我可能就报警了(当然,我知道他和我那位正在警局工作的兄长早就打过一架了)。然后,他对可怜的老管家说,他要去维护正义了。

他穿上皮衣,戴上红色多米诺面具,扣上腰带和绑腿,拿起那个猩红得反光的头罩戴上,他已经变成恶名昭著的红头罩。

我真觉得他是去抢银行那种人。

哦,我可怜又堕落的兄弟,杰森·陶德。

他终于去他的房间码字了。

是的,杰森·陶德,鼎鼎大名的红头罩先生,是个作家。

他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副可怕的傻样,都是因为那种病毒。我将它命名为:超级英雄妄想症病毒。

这种病毒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会改变一个人的头脑,对其灌输“世界上存在暴力和罪恶,而你是一个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的想法。而且它会感染宿主的体细胞,通过宿主的资源转录它携带的特殊蛋白质,让宿主的身体更加强壮。你以为这是什么好事?不,我的朋友,它强化宿主的身体不过是为了让他更加耐打,从而去像个“超级英雄”一样脱离现实,最终以为自己的幻想就是现实。

但是我们明白真正的现实只有一个,所谓的超级英雄都是都市传说和漫画产物。

如果妄想症病毒只是出现在讨厌的红头罩兄弟身上,我也不必这么惶恐了。我大可以当红头罩是个烦人鬼。

但事实没有这么简单,我的神经紧绷起来,我的另一个兄弟(我养父的唯一指定亲儿子),抱着他的戏服(他称之为罗宾制服的东西),一脸欠抽地望着我。

“这个世界需要超级英雄。”达米安·韦恩说。

不,可怜的孩子,你是被陶德传染了。

无论是作为他俩的兄弟,还是一个秘密高中生侦探,我都必须调查,研究那种神奇的病毒。我坚信,只要我在调查事件中保持理智,就不会被它感染。

达米安的自称是罗宾,一个穿着红色衣服,带着绿色手套,马丁靴和面具的少年英雄。与“红头罩”一样,这个角色的原型来自漫画和都市传说。

蝙蝠侠是哥谭传说中的黑暗骑士,在深夜维护哥谭的治安。而漫画家以此为原型创作了《蝙蝠侠》系列漫画,罗宾是蝙蝠侠的好助手,而红头罩曾是蝙蝠侠的敌人之一,后来改邪归正。还好,目前漫画还没有表述蝙蝠侠的真实身份,只知道这男人的真身是一个著名的花花公子。

说实话这人设像极了我的养父布鲁斯·韦恩,但我由衷希望《蝙蝠侠》的编剧不要打布鲁斯这个名字的主意。

当然,布鲁斯的意志和我一样坚定,我们绝不会被那种妄想病毒感染的。

之前,达米安和陶德的关系很糟糕,达米安虽然还是个小不点儿,战斗力却不输我们。我经常听到他们吵架,吵着吵着就要动起手来。达米安的小个子很灵活,一闪身就躲过陶德的拳头,陶德也不示弱地乘胜追击。达米安被陶德赶到墙角,抄起布鲁斯收藏的太刀,踩上墙壁借力反冲,倒向陶德一把劈砍过去,即使没拔刀,这重重的一击也给力陶德一点颜色。看见陶德面部的痛苦,达米安幸灾乐祸地笑了声,也就是这时候,他露出了破绽。陶德抓住了达米安的披风,一把把人连着披风甩出――达米安被甩到墙上,发出重重一声响,陶德继续追击,拳头挥过去,但是达米安忍痛翻滚着躲开了,陶德的手打在墙上,碰的一声响。达米安朝一脸痛苦的陶德做了一个鬼脸,挑衅道:“废物红头罩。”

陶德收拳,“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该死的罗宾。”

以上,就是这两个重度妄想症的“超级英雄”日常。

我不否认他俩很讨厌,但是为了研究和兄弟情,我必须找出治愈他们办法,为此,我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秘密监控。在我的计算机中设定秘密文件夹“妄想症病毒与它的感染者”,虽然我不知道这种病毒还有哪些潜伏的症状,但是现在已知的已经够我头疼了。陶德倒只是打扮得像个抢劫犯暴走族一样,在他的小屋写作,而达米安已经开始深夜逃家了。布鲁斯对陶德的行为还是容忍的,“创作需要灵感”成为病毒伪装自己的借口。

但是达米安呢?他们总喜欢拿达米安是戏剧社骨干的事情来说。就算如此,他深夜逃家出去玩是个重罪。

我看出布鲁斯对达米安有些烦躁了,而格雷森还是偏袒弟弟的,我默默看着他们僵持不下,而达米安憋了一肚子气跑去了杰森的房间。

“布鲁斯,达米安需要更多自由幻想,他还是个孩子。”格雷森总是有一千个理由给达米安开罪。

“杰森是要写作,我能理解。但是达米安呢,他将来要当自由漫画家吗?”布鲁斯严肃起来。

格雷森说:“布鲁斯,你应该看看达米安的画,他真的很有天分!”

我承认,达米安的画的确很不错,也许他在艺术方面的天赋给了他妄想的权利,但是我也有一个新的想法。也许是那种“超级英雄”病毒在作祟。如果他们接受杰森的疯狂,接受达米安的疯狂,那么下一个是谁?迪克·格雷森,布鲁斯·韦恩,或者我?噢,还有阿尔弗雷德。但是我真的无法想象阿福侠,他是拿餐盘当武器吗?

达米安的妄想症越发严重的了,我怀疑他开始幻想与动物们交流了,他和人说话越来越少,那病毒正在破坏他作为普通人的身份和认知。他作为少年超级英雄罗宾的人格越来越强烈,我甚至听到他有时会说少年泰坦(他和他的小伙伴的虚拟组织)的工作,可怜的家伙,你的现实已经所剩无几了。我还打听到他们和杰森·陶德约定,要去干什么大事。

终于,我忍不住觉得告诉格雷森。大哥笑着揉着我的头说:“这很正常啊,谁没有青春期幻想啊,你不也幻想自己是调查超自然事件的高中生侦探吗?”

我没有幻想,我就是神秘的高中生侦探!不然,我怎么可能知道关于妄想症病毒的那些事。

我怀疑格雷森已经被感染了,他已经在潜伏期了。

我不敢找布鲁斯,他会和我进行漫长的韦恩式教育谈话。我只能装备上我超级侦探的行头,跟踪达米安。达米安的身手很灵活,但要跟踪他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我可是技术型的。

我看见达米安和杰森在黑暗的哥谭下城区汇合,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家伙。

“夜翼,你有什么新发现吗?”罗宾问那男人。

“那个犯罪集团的总部就在前面,我们可以这样潜入……”

我认出,那个名为夜翼的男人就是我的大哥迪克·格雷森。

该死的,这阴险的病毒竟然潜伏了如此之久。我竟然丝毫没有发现格雷森也是感染者之一,他警察的身份掩饰了他的异样!

“等等,蝙蝠侠今晚也会夜巡,我可不想见到他。”红头罩说。

夜翼笑道:“小翅膀说的可和心里想的矛盾哦,这可是难得的和蝙蝠侠一起合作的案子啊。”

我想,那传说中的蝙蝠侠到底是什么来头?突然一双手放在我的肩头,我回头,看见传说――

黑暗骑士,黑色的传说,他竟然真的存在。

我想,我也被那种病毒感染了,感染到骨髓深处。

今夜,我们都是超级英雄。

评论 ( 2 )
热度 ( 65 )

© 游离 | Powered by LOFTER